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太芥】黑手党老师与他学生的100日常


原作背景。

太宰芥川师徒身份互换,新旧双黑前后辈关系互换。

按三次设定,太宰先生是芥川老师的粉丝,所以本文有一个自带芥吹滤镜的太宰桑。

自从侦探社纳入新人以后每天都忙着带喜欢自杀的后辈的中岛敦。

以及因为芥川老师与帽子的关系而与太宰第一次见面就结下梁子的港黑优秀新人中原中也。




1.太宰治第一次见到芥川时只有14岁,当时他因为无意间撞破了一宗黑道交易而正在遭遇追杀。因此他第一次见到芥川挥舞罗生门的身姿。太宰觉得很漂亮,虽然很可怕。


2.太宰加入黑手党的理由是找到生命的本质,如果可以再提一个附加愿望,那就是被罗生门杀死,被眼前的男人亲手杀死。


3.芥川是在训练太宰格斗期间才知道他有【人间失格】的异能,罗生门对他无效。


4.自从太宰知道自己无法被罗生门杀死之后,就迷恋上了自杀。


5.太宰一直没有告诉芥川,自己是因为受不了家庭才离家出走的。之所以不告诉芥川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芥川也没问,因为他同样觉得没有必要。


6.芥川虽然没有夸过太宰,但他教给了太宰许多有用的东西,这些东西直到太宰进入武装侦探社以后依然很受用。


7.芥川其实很喜欢太宰治,这种喜欢有欣赏和爱慕两层意思,只不过他一直不坦白而已。


8.芥川发现太宰治聪明绝顶,聪明到没有人可以参透他的思维,自己能做的也只有努力参透他的情感和与自己互动时的情绪,而且芥川知道没有人可以帮他,除了太宰治自己。


9.芥川想过,换个环境对太宰治会不会好一点,这个想法成为他不追究太宰治叛逃的原因之一。


10.身为五大干部之一,芥川知道黑手党许多秘密,比如现任首领森鸥外曾是前首领的主治医生,却用慢性毒药杀死了他还把他割喉,并造假遗嘱。诸如此类的秘密芥川一直对组织里的任何人守口如瓶,却在太宰治叛逃前一晚偷偷在他的行李箱里放了存有组织秘密的移动硬盘。


11.当然移动硬盘里的内容不是全部,太宰治依旧不知道前首领死的晚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凭借这些足够他在黑手党追杀时拥有保命符。


12.太宰治睡觉时喜欢抱着东西,睡眠浅,一点动静他就醒。所以芥川就算被他抱醒了也不敢动。


13.芥川爱省电,夏天不到40度晚上睡觉不开空调,太宰治却非常喜欢一边开空调一边盖棉被睡觉。这一度让芥川非常苦恼。


14.跳槽到侦探社以后,太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订制了一件芥川老师等身抱枕寄到社员宿舍,收货人他填的中岛敦。


15.中岛敦一直蒙在鼓里,他根本不知道太宰有个等身抱枕还用他名字收货的事,因为他每次到太宰家做客,太宰都把这个抱枕提前收起来,否则不开门。


16.芥川老师睡觉的样子怎么能让中岛前辈看到呢?太宰治看着喝抹茶的中岛前辈,笑得一脸和蔼。


17.芥川不喜欢水中活动,例如泡温泉、游泳等等,因为这让他不得不脱掉罗生门而失去安全感,所以港黑集体到海边度假时芥川依旧披着罗生门蜷在阳伞下的沙滩上,用望远镜看着在海里玩耍的太宰治。


18.涨潮了,大家陆续上岸准备返回,芥川却发现太宰治不太对劲。第二个发现太宰治不对劲的是广津,他本想找芥川汇报,可是芥川待的地方只剩一副望远镜。


19.太宰治本想试试脸朝下的水上漂,没想到起身的时候双腿抽筋了,醒来时已经躺在酒店,芥川老师陪在他旁边。太宰笑了:“啊呀,辛苦老师了。”


20.此后太宰治没再尝试过投水自杀的方法,因为他不想再看到芥川老师担心的样子。


21.从港口黑手党出逃以后,太宰又开始狂热地投水自杀,因为他觉得如果这次溺水了,芥川老师就会来救他。


22.太宰治十分不满中岛敦救他,他的理由是中岛敦打扰他自杀,其实还有一个理由:为什么不是芥川老师而是这家伙啊喂!


23.中岛敦觉得,幸亏太宰治不知道,其实他刚和芥川通完电话。


24.芥川预料到太宰治十有八九会去侦探社,因为要用异能力救人的话,没什么地方比那里更适合太宰治了。


25.芥川敬重织田作,也很高兴太宰能有这么一位交心友人。


26.芥川其实很羡慕太宰、织田作、安吾三个人超越立场的友情。


27.太宰刚离开黑手党时,种田长官说让他躲两年避一避风头,他在车站远远地看见了芥川老师,与他四目相对,还是什么也没说就上了电车。


28.太宰和种田说话时,桌边坐着一只猫,是夏目漱石先生。芥川敬重夏目先生,并时常同他在图书馆见面。这件事太宰后来才知道。


29.太宰16岁时喝人生中第一杯酒,18岁时已经可以喝电力白兰。他18岁生日时无酒饮食主义的老师破例点了一杯鸡尾酒为他庆祝,然后喜闻乐见地一杯倒了。


30.太宰只好打电话叫芥川老师的部下来接芥川老师回家。


31.太宰治把芥川老师背上车背进家背上床,但那一夜他们并没有成长。


32.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征得芥川老师的同意啊!来自用户太宰桑。


33.四年以后太宰治突然面临被世界三大异能集团以及港口黑手党通缉的问题。据调查,黑手党派来追捕他的人是芥川老师的新部下,名叫中原中也。


34.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僵持不下时,中岛敦出现扭转了局面。


35.“身为侦探社前辈,保护后辈是应尽的职责。”今天的中岛敦依旧尽职尽责地工作。


36.然后芥川龙之介出现,双方再次僵持不下。


37.“在需要的时候永远站在部下身前,是身为上司的觉悟。”今天的芥川龙之介也依旧尽职尽责地工作。


38.“差点忘了介绍,这位是在下的新部下,中原中也。”芥川捂嘴咳嗽,“是迄今为止最让在下放心的部下。”


39.“芥川老师的意思是,这个帽子没品的黑色小矮人比我要让您放心咯?”太宰·吃醋·不满·谁都不要跟我抢芥川老师·治如是说道。


40.“是的。”相比太宰治独立率性、拿自己作诱饵、有主见效率高但风险大的行事方式,听话稳妥效率也不错的中原中也确实让人放心多了。芥川的想法,就是如此单纯。


41.然而太宰此刻的脑回路是这样的:芥川老师说他比我让人放心——在“令芥川老师放心”的问题上我不如小矮子——我被小矮子比下去了——我在芥川老师心中的地位被小矮子超越了——我与这家伙势不两立!


42. 中原中也有两件事最不能提:一个是他的身高,一个是他的帽子。但这两颗地雷都被太宰治一句话踩中了。直率的中原中也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因为上司的一句肯定而被眼前的家伙列入了人生黑名单。


43.梁子就此结下。


44.在黑手党的时候,太宰治最喜欢枕在芥川老师膝上,一边晒太阳一边让芥川老师掏耳朵。这个时候太宰治能很近很近地看芥川老师的腰,耳朵掏完了,赖着不起,抱抱他的腰,芥川老师也不会发作。


45.太宰治发现芥川老师的腰其实很敏感很灵活,每次他一碰就不自觉地轻扭。


46.有次太宰治抱着芥川老师睡醒,睁开眼的第一句话是:“芥川老师胖了,腰上的肉比之前多,好软好软的。”


47.太宰治知道芥川老师喜欢吃甜食,所以特地学了怎样做蛋糕。


48.太宰治除了发明毒蘑菇活力鸡肉锅,还发明了毒蘑菇奶油蒸蛋糕,用来和芥川老师一起殉情用。


49.得知真相的芥川再也没拜托太宰买过食材。


50.每年太宰治过生日芥川都会问他今年想要什么礼物。


51.为此被学生提过各种无礼的要求。


52.所以到底为什么还要问他要什么礼物?芥川不禁怀疑人生。


53.虽然没有满足太宰的要求,但芥川每年生日都会为太宰准备实用的礼物。


54.同样的,太宰也会偷偷为芥川老师准备礼物,虽然芥川老师从不过生日。


55.芥川其实知道太宰治在准备礼物,其实他对礼物和生日看得很淡,但他每次都暗暗期待今年太宰将用什么方式给他惊喜。


56.芥川对别人送他礼物这件事无感,但对太宰送他的每个礼物都视如珍宝。


57.森鸥外见过,喝醉酒的芥川先生对着太宰治的照片告白。


58.今天的中岛敦依旧给芥川打电话汇报太宰治的情况。


60.太宰治跳槽到侦探社以后,就没再单独与芥川见过面。


61.有一天太宰治在喝酒,芥川主动来找他,还点了杯名字很暧昧的石榴汁调制饮料。


62.之后芥川以太宰不能酒驾为由要求开车送他回家。


63.太宰治当然看出来芥川这么做是想阻止他第二天到港口黑手党的工厂里插手战斗。


64.但是太宰治还是把芥川带上了楼。


65.芥川很惊讶,他不知道太宰治是怎么解锁那么多种姿势的。


66.但是芥川很舒服。


67.太宰坦白芥川老师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男人。


68.太宰治也坦白自己与红灯区的女人交往过,甚至看过限制级的作品,纸质的电子的激情的科普的一应俱全。


69.但他没告诉芥川,他做这些只是希望做的时候能令芥川老师舒服。


70.芥川曾经在天桥看见有人卖猫,他很想养那只小猫,但是因为身体的缘故作罢了。


71.哦对了,那只小猫的毛色和太宰治那件新风衣的颜色一模一样。


72.太宰治在装修社员宿舍时,特意把一间小屋留出来,专门用来放置芥川老师的抱枕和海报。对外称此为“储物间”。


73.中岛敦不小心打开储物间的门之后,被低气压的太宰和善地送出门去。


74.中岛敦和芥川虽然经夏目漱石先生引荐相识,但也只是偶尔合作。中岛敦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有时后辈盯自己的眼神有些阴测测的。


75.芥川表示这不是在下教的。


76.今天的中原中也依旧以为太宰来戏弄自己是因为那个绷带怪太无聊了。


77.太宰治表示今天太无聊了找芥川老师殉个情吧,啊不,果然还是自己先实践一下哪种入水的姿势最浪漫再邀请芥川老师吧。


78.芥川很喜欢太宰治穿和服的样子。


79.大概是受了森鸥外的影响,每年男孩节芥川都给太宰订做两套不同的和服让他穿。


80.太宰也很喜欢芥川老师穿和服的样子,芥川老师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81.如果能穿白无垢就更好了。


82.当然最刺激的还是什么都不穿的样子。


83.上面那些话,他不打算告诉芥川老师。


84.芥川教太宰体术的时候,太宰不好好学。


85.明明用脑子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那么暴力?即便如此太宰还是认头练习,在黑手党中体术水平中下。


86.直到他发现中原中也体术超好,突然有一种自己要被取代了的危机感。


87.后来武侦和港黑签署了停战协议,大家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芥川抽中的真心话,坦白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88.太宰其实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但这种情况下冒然开口很欠妥当。


89.聚会结束后芥川老师喝醉了,太宰负责把他送回家。


90.那一晚,太宰彻夜没睡。


91.他忙着照顾芥川老师,然后失眠了。


92.只是习惯性的失眠,他经常这样。


93.好吧,也许有心情加成。


94.太宰治觉得芥川老师的睡颜很好看,时隔四年,依旧好看。


95.太宰治在黑手党的时候,很少有机会见到芥川老师的睡颜。因为芥川老师回来得很晚,起床又很早。


96.太宰治和芥川老师一起睡午觉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97.芥川觉得太宰治落在自己手里,是个不幸的孩子。


98.太宰治却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他有芥川老师。


99.其实芥川和太宰治互相喜欢对方,但是他们都不说破。


100.因为说还是不说,都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END



【太芥】思鱼


太宰治第三次被这条人鱼救起之后,他停止了自杀,与这条人鱼聊起天来。

人鱼到过形形色色的海岸,见过形形色色站在海边寻死的人,人类的死亡与对死亡的恐惧对他而言和海底植物的腐尸一样平凡。他不记得自己活过多久,见过多少人,他属于大海,他从未踏上过陆地,也从来不想。

人鱼说他叫芥川。太宰问你们人鱼的名字也像人类一样吗?

“大概是因为在下有一半是鱼,另一半却是人类吧。”他回答。

太宰习惯性地想点烟,把手伸进湿淋淋的衣兜才发现香烟和打火机在刚才落海的时候被水冲掉了。人鱼看看他,潜了下去,重新浮上来时太宰正盯着漆黑的海面出神。人鱼游到岸边,把一枚烂掉的烟盒和一只其貌不扬的打火机放在石灰砌平的岸沿上。远方隐约传来汽笛之声,路灯的光跨陆地与海照出一团折叠的白亮。烟盒只剩正面完好无损,上面缠着不知名的细细的深色海藻。太宰看看烟盒又看向人鱼,正好对上人鱼一双漆黑的明眸。

——像小猫一样。

太宰拿起那枚打火机。“你的名字是从人类失落在海中的书籍里看到的吧?”他按按打火机,喷火口已经连火花都擦不出了。

人鱼的脸颊有些热,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的。”他小声承认。
“你还有其他族人吗?”
“没有,在下从记事起就独自生活。”
“在这片海域?”
“嗯。”

太宰望着远方,那里漆黑一片看不见海平线,他像嘴里有烟一样吐出一口气,说:“我现在也独自一人,不对,是生来就独自一人。”

人鱼不明所以,他在水里转了一小圈,微涛的声音引回太宰的视线。人鱼仰脸看着他,“您为什么投水?”

太宰笑了,“你为什么救我?”
“因为看见您在水中痛苦的样子。”人鱼不假思索地说。



太宰治觉得透过海水看天空很漂亮,阳光也会如同熔化的金子一样散开,若丝如缕垂到水里,海水像一片片碧蓝的薄纱,看着像半透明的浅色玻璃。夜晚的光就没有那么浪漫,虽然也像熔化的金子,颜色却偏冷。他第一次遇见芥川时,他的鱼尾在头顶弋水,遮住灯光,像鱼仙来自一轮太阳。麟尾的影与透水的光在太宰发白的脸上淌过,鸢色的双眼瞪着那鱼尾,以为它是黑色的,其实那是影子投在人眼睛里的颜色而已。

太宰特意选择凌晨两点跳海自杀。横滨港口的泊船和仓库都在沉睡,一片深紫,一片静谧,只有波涛映着海岸线远方不夜之城的华光,随夜风发出低沉的叹息。跳海的地方是从左数第三个路灯正对的海岸。



第四次见面,太宰治脱了皮鞋坐在岸边,双脚套着袜子自然下垂浸泡在海水里,乍一进入有些冰冷,继而只是冷,等他不觉得冷,芥川来了。他从水底抓住他的左脚踝,举动就像传说中的水鬼。太宰跟他拔了一会儿河。芥川从海里露出脑袋。

太宰先生的脸比在水里时更白,整个人瘦了一圈,蓬蓬的深色头发,刘海有些凌乱,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烧了一半还在冒烟的香烟,眯着眼睛看他。

“您居然不上当。”
太宰歪头朝他一笑,“你居然知道是我。”
“您已经一个月没来了。”
“上次湿着衣服吹海风,感冒了。”
“会死吗?”
“不会。”
“那把脚浸在水里是做什么?”
太宰一笑,“我想自杀。”
芥川皱眉,“不行。在下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太宰又笑了笑,轻抚身旁的岸沿,“你能坐上来吗?”

芥川凝视着他的手:那手指上结着薄茧,指甲修剪得圆润光滑,指尖发着烟熏黄的淡色。他的视线随着随意并拢伸开的手指轻动:那只手的指腹划过地面,带着尘埃拿起立在不远处的银色酒瓶。

“不能。”他突然抽回目光。“人鱼不能上岸。”他微微颔首,“太宰先生……有什么请求是在下在海里就能完成的?”

“你的尾巴是什么颜色的?”太宰喝了一口酒,是那种廉价的威士忌。
“——?”
“你的尾巴,是什么颜色?”他一字一字重复一遍。



太宰治梦见自己站在荒原上,一条名为芥川的人鱼从他面前缓缓游过。他的皮肤苍白,尾巴几乎透明,宛如新雪色的磨砂玻璃,中间一根晶白嶙峋的尾骨连着薄纱般的尾翅,整条尾巴甚至他的腰身都像水晶雕琢而成。芥川睁开漆黑的眼睛望着太宰,淡无血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太宰听不见声音,但他看得懂口型。

“太宰先生,这世间还有您所牵挂之物吗?”

他和芥川被装在墨水瓶里,又被自己拿在手里看,用滴管往里面注墨水。红色的墨水像溶于海水一样在空气中扩散。一片殷红,一片殷红,连瓶中的自己也融化在一片殷红中。他撕裂了自己,自己的五脏,不然胸口何以这样疼痛呢?


太宰治猛醒,没写完的稿纸上有一摊干涸的血。他想都没想就把那张纸团了,抓起的时候才透过灯光发现背面隐约有线条的痕迹,他把纸翻过来展平,是一条人鱼,尾巴透明,中间的尾骨画得很丑,比例也一言难尽,因为太宰治没画过骨骼,也没画过人体,抑或是任何鱼。

发黄的墙壁上,日历被撕到了大后年,太宰治的编辑最后一通电话是半年前,问他身体近况如何,他像往常一样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之后再也没接到编辑的电话。之前他出版了几部小说,那些稿费够他用度一阵,现在这份手稿是没完成的,虽然他已经写了很多天。

银瓶里的酒喝光了,废稿把垃圾桶填出了山尖。太宰治点燃烟盒里最后一只烟,吸了两口就开始咳嗽,他肺灼,吐了一掌心的红。


手机的电量已经显示红格,时间显示凌晨一点三十分。太宰治起身扶了一下桌子,碰落手机却并没在意,他转身取下木架上的卡其色风衣,穿在身上像往常一样走出门去,像往常一样关门上锁。

他没有关灯,手机的屏幕迅速暗下来,最后一点电也耗尽了。


太宰坐在第一次跳海的地方,换了好几个坐姿都觉得不太舒服,也没有把脚垂到海里。最后他干脆躺下,枕着左胳膊闭上眼睛,右手的食指一下一下轻轻敲打岸沿。


当他敲到第一百三十五下时,海面哗啦一声,芥川冒出来,身后露着一截三角形的尾翅,是雪的颜色,近乎透明。

太宰睁开眼睛,扭过头疲惫地朝他笑了。他坐起身,盘着腿,在灯下灰头土脸的样子。“芥川君,可以靠近一些吗?”芥川游得近了些。太宰摇摇头,声音似飘摇根絮,“再近一些,好吗?”他抬起胳膊勾勾手,“往上来一点,拜托了。”


芥川扶住岸,双臂一撑,蹿上岸来,太宰连忙抱住他,芥川也抱住他。这是他们第一次相拥。

“我想快点醒来。”太宰贴在芥川耳边低语,“我想死,芥川。”
芥川结着薄蹼的手指笨拙地攥紧了太宰的衣衫。太宰发出一声带着叹息的轻笑,“如果我不自杀,又怎么引你过来?”

“——!”
太宰放开他,他们离得很近,他抚摸芥川的脸颊,“知道吻吗?”他望着芥川茫然的眼睛,露出了然的笑,凑过去给了他一个吻。人鱼的唇瓣冰凉微黏,有湿滑的触感。来自怀中男人的体温让芥川脸颊发热,他听见自己比平时更快的心跳声,当他的心跳到第三十九次时,太宰放开了他。

他退回水里,“在人类世界,吻代表何物?”
太宰注视着他,一手探进衣兜握住什么,然后在芥川新雪般的目光中站起身。

“代表我要向你告别了。”

他给芥川看了一眼从衣兜里掏出的东西,是那个已经擦不出火花的打火机,并且故意没拿稳让它掉进海里。

“那已经坏了,对么?”芥川盯着他的表情,问。

“对。”太宰说,“帮我捡回来放在这里好么?无论你回来时我还在不在这里。”
芥川紧紧闭着双唇,潜没下去,游到水底又向着上方一团毛茸茸的光亮游去,他抬头,隔着一层薄薄的海水,就着路灯投在海里的光向岸上看,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隔着海水的天空真的很漂亮。”他说,然后游远了。


此后,芥川到过形形色色的海岸,见过形形色色站在海边寻死的人,他看着他们从活人变成死人,从死人变成沉尸,再从沉尸变成骸骨,如同看着珊瑚从珊瑚花变成珊瑚石。直到他已经很少透过海水看天空,那枚打火机也已经沉入最深最冷的海底,那个他曾经亲吻的男人还躺在水泥铺砌的海岸上,像衔草叶般咬着一根新点燃的烟卷,枕着左胳膊,闭着眼用右手食指敲打静落的尘埃,头顶一片大海色的晚霞。


END



【太芥】下雨之后

短篇



“喂,可不要睡着了。”

太宰治颠了一下伏在背上的人,差点把那人身上从头盖到屁股的卡其色风衣抖下去。雨水从发梢滴到眼睛里,视线穿过夜色里一片发光的斑斓,太宰总算看到了一家既实惠又不张扬的旅馆。没办法,他们俩的仇人加起来能填满大半个横滨,到那种光鲜亮丽的旅馆说不定就碰上个来约炮的,不得不防。


过马路时,“要是现在能躺下直接被车碾死也算是个不错的自杀方法”的念头在太宰治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心中小小地埋怨芥川:“唉,可惜背着小笨蛋,总不能带着他一起死吧?”然而这种想法只是一瞬,和某个上班族想“今天坐公交就买不成泡芙了”性质差不多。


“老板,空房间有吗?要双人双床。”太宰托稳了背上的人,气喘吁吁地问。

老板是个谢顶的中年胖男人,不改拿报纸的动作,抬起眼皮看着太宰,神色有些微妙,表情有些困惑。“只剩一间双人单床的了。”他取下眼镜。


太宰轻轻叹了口气:“给我吧,刷卡。”

“给。三楼。”老板把钥匙拍在桌子上,自顾自看起报纸,等太宰上楼后,低声嘟囔一句,“年轻人的口味还真是层出不穷。”



太宰治把芥川掀到床上。窗外下着倾盆大雨,他们俩浑身都湿透了,像两只落汤鸡。芥川穿着平日里那套完整的黑白装,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被太宰直接掀下来的缘故,姿势四仰八叉,不过他的身体纤细,四肢修长,如此放肆展开的样子倒也不难看。


“真的睡着了。”太宰俯下身拍拍他发红的脸,“喂,湿透了,不洗澡吗?”

“嗯……”芥川皱着眉扭了一下身子,双臂抱紧了自己,“冷……”

“洗完澡就不冷了,睁眼,听见了吗,芥川君?”

芥川抬起眼皮,湿眸半张地看着太宰,伸手抓住太宰缠着绷带的手腕,声若游丝地说:“太宰先生……在下今天一定…向您…展示……”囫囵如含枣,还没说完,眼皮一合又昏过去了。


太宰意识到什么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发烧了。他摇了摇头,先帮小笨蛋把湿衣服处理掉,再打电话通知广津先生带人把他接走好了。


风衣,领巾,袜子,裤子,通通被扔到了地上。待会儿拿到一楼洗衣房洗一下吧。

当他脱得只剩一件白色衬衫时,芥川突然睁开了眼睛,兔眼形状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茫然地看着太宰放大的脸。


太宰也一怔,他没想到芥川会突然醒过来。问题是,他刚把芥川的衬衫卷到胸口的位置,就是抵着小茱萸的尴尬的位置,而芥川发现自己的下面除了一条内裤什么都没有之后,从脸红到耳根和脖子,他抓住先生的手,声音低沉虚弱,却十分认真地问:“太宰先生要做什么?”


“你发烧了,湿衣服不能一直穿着,别动,我来处理,懂吗?”

“嗯……”芥川松开了手,水雾朦朦的眼中尽是破碎的光泽,他松开手。太宰脱去了他的衬衫,刚要远离,芥川忽然捧住他的脸,凑过去,吻上他的嘴唇。


太宰还没反应过来,芥川已经濡湿了他的唇瓣,心满意足地放开他,露出喝醉般的微笑:“在下,喜欢太宰先生……”

太宰哭笑不得:“芥川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唔。知道…鄙人知道…”他不安地扭了一下,摸了摸被雨水打湿的肌肤,“在下…想洗澡…”


“你一个人可以吗?”

“可…可以…”芥川刚支起身子,手肘一滑又躺回床上,“唔…果然还是不可以…”

“你又不是不清楚酒量,居然还跑到自动贩售机买啤酒喝。我真是拿你的不自量力一点办法也没有。”太宰摇了摇头,脱干净上衣,把那些被衣服沾湿的绷带也解下来,赤着上身横抱起芥川走向浴室。芥川贴在他胸口,低声呢喃一句:“对不起,太宰先……”


“听不进去哦。”不客气地打断他。

芥川泡在澡盆里,抱着双膝不发一言,实际上他也没有说话的力气,太宰先生找到他时他正站在路边呕吐,吐得满地都是,雨声像水一样流进他的耳道,轰鸣得他脑袋难受,他的呼吸还算正常,只是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吐着气。太宰治把洗发液揉开,均匀地涂在他湿漉漉的脑袋上,揉出泡沫,再冲掉。芥川后背靠着澡盆睡着了。


这种程度都能睡着。太宰打开花洒,把水温调到最冷,照着芥川的脸喷了一下。

“嗯!”他的小笨蛋果然人一激灵,猛地睁大了眼睛,发现是太宰的捉弄,他皱皱眉头,又变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太宰先生……请不要戏弄在下……”


旅馆里熄了灯,窗外雨滴敲打不绝,降水看起来还要持续好一阵。

太宰躺到床上才觉出自己疲累,他卧在自己那一边,背对着芥川,他的烟连卷带盒都湿透烂掉了,临窗的地板是幽微的暗蓝色,他眨眨眼睛,刚要睡去,后背忽然贴上来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太宰转过身,刚刚躺定,腰就被一只纤细的胳膊揽住了。芥川扎进他怀里,他情不自禁拥住这具纤细雪白的身躯。他太瘦了,太宰甚至怀疑他微凉光滑的皮肤下面只有一副轻轻的骨骼。


“晚安,先生。”

“嗯。”他轻轻应着,理整齐芥川的刘海,低头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晚安。”


END


我终于考完了!

好久没写野狗同人了,文笔生疏了,今天写个小酌复建一下。




【太芥】笼龛花(新版)

我很抱歉再一次修改。

高亮注意:原先的《听琴》把战线拉得太长了,越写越发现许多情节与“花魁”并没有什么关系,因此做了大规模修改,出了《笼龛花》,后来发现《笼龛花》bug也蛮多的,所以再次修改,现已基本定稿,本子里放的是这篇。现在lofter上这篇有些小细节尚待确定,但大格局不会变,本子里的文与这篇可能会有细微的出入。本打算等彻底定稿再发上来,但后天要返校,不知道宿舍里的wifi情况能不能发文,所以今天发出来了。

原《听琴》修改

江户花魁paro,长发芥川

江户时代起止时间:公元1603-1867


 

【壹】

 


夜幕已至,吉原街灯火通明,门楼前的竹纹灯笼亮着,毛茸茸的橘光顺路绵延;小雨过后地还是湿的,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面反着薄薄的光亮;街上人熙熙攘攘,多是游客,也有穿着打扮光鲜亮丽的游女,聚在檐下或倚着门柱招揽顾客;嘻笑交谈与角楼上传来的笙歌之音混在空气里。靠近吉原街的尽头有一座高大富丽的扬屋[1],名曰“雪石”,江户[2]首富太宰治与吉原花魁芥川龙之介在这里对食。

 

季秋[3]的蟹肉厚肥嫩,且味美色香,为一年当中最鲜,农历九月以吃雌蟹为佳。芥川穿着大红底色,仙鹤祥云花纹的和服跪坐在软垫上,纤细骨感的玉手慢慢揭开蟹盖,碍于鼓鼓的发髻和繁重的头饰,他不便低头,就单手把蟹盖托起,将细筷斜插进去,轻轻一拨,金黄软糯、肥而不腻的蟹膏便被挑出来,再蘸一口混了蒜蓉的醋汁。怕弄脏衣物,他不敢蘸太多,怕弄花唇彩,加上良好的教养,他很小口很小口地吃掉本就不大的蟹黄块,忽而轻轻抬眼看对面的人,发现太宰先生也在看他,那似打趣非打趣、似赞赏非赞赏的目光让他再次垂下了眸。

 

芥川倒不是羞于与太宰先生对视,而是他觉得一直盯着对方进食的行为有失礼数,太宰先生也没有一直看着他,不是吗?

 

他们吃蟹很讲究,一定要用专门的工具。这些或细或扁的银器芥川很长时间都没用过,早已生疏了。他用筷子戳着蟹壳,筷子不行就换了一个工具,但他用不利索,剥不开蟹,他都有些不耐烦了,但出于花魁礼仪他还不能用双手直接把螃蟹抓起来掰断,芥川不由得暗自埋怨枕花屋的厨房:他们是怎么做事情的?今晚突然上这种没剥过的整蟹!

 

焦急让芥川微蹙起眉头,他看向太宰治,发现他吃蟹的技巧好极了:那些吃蟹的银器在他手中十分听话,他盘子里那只大蟹现在已经四分五裂,轻易就能挖出肉来,剥下的蟹壳在肉吃光后居然还能拼成一只完整的螃蟹。

 

太宰治无疑是吃蟹的高手,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无可挑剔的娴熟,捏着大红的蟹爪,指尖只需稍些用力,咔嚓一声细小的脆响,蟹腿便被掰折,轻轻一拉,肥硕的蟹大腿肉脱壳而出,白里透红泛着亮泽。他要过芥川的筷子把蟹腿肉夹出来放进芥川的醋碟里。

 

“吃这种整只的螃蟹只用工具是不够的,今晚我自荐担任花魁侍膳吧!”太宰治眼里盈着笑意,看着芥川夹起蟹腿肉想咬上头那一丁点,就像士族家宴,公子小姐吃米饭时一小口一小口往里送那样,知道芥川虽然已经身为花魁多日,但依旧保持着士族的习惯,他摇了摇头,笑道,“士族那套用餐礼仪,在这儿可行不通哟。”他示意芥川把蟹大腿整个送进嘴里,看到芥川小心翼翼地照做,他满意地点点头。

 

芥川细细咀嚼着蟹肉,醋酸得难受,他怕激了嗓子咳出来,就喝了一口茶,就着茶水把蟹肉尽数咽下去。这期间太宰不温不火地调侃了几句,芥川承认他的音色很动人,他很喜欢,太宰说话时嗓子里温柔的笑音让他倍感温暖,若非那点玩世不恭的语气,都教芥川差点忘了他是在调侃自己。

“他们知道我最爱吃蟹,辛苦你了呐!”

芥川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啜了一口清茶:“是辛苦了蟹,蒸成熟食了还要饱受在下折磨。”

太宰被他的幽默逗得笑了笑,招呼侍女上前递洗漱用品。

 

 

芥川不得不承认,年方二十有二的太宰治实在是一个美男子:眉眼就像工笔绘一样精致,一颦一笑像传说里的狐仙一样勾魂摄魄;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伴自信而生的从容不迫,就连刚刚吃蟹时的动作都像抚琴自娱一样悠然风雅。

太宰家是江户首富,身为家主的太宰治不仅在商会如鱼得水,在官场也是左右逢源,一根头发丝都能牵出一串人脉,单论他和当今老中[4]的侍医兼谋臣——森鸥外的关系就足以讲个三天三夜。然世人只知他背景深厚,至于他何以怀有这等本事,人们只能说上天眷顾,神明转世云云。如此富贵、神秘又“受上天眷顾”的美男子,也难怪招桃花运了。太宰治时常流连花街柳巷,风流韵事固然很多,正八经的婚恋之事却很少,可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唯一可以称道的,便是他与枕花屋吉原花魁的情缘。

 

 

去年,吉原花魁的人选刚尘埃落定那会儿,还挺令人称奇的。

第一奇就是花魁不是千娇百媚、小鸟依人的妙龄女子,而是一个面色苍白、瘦比竹筇的男子。春之祭的烟火大会当晚,吉原张灯结彩,他在“花魁道中”初露芳容:绾发饰以玳瑁簪,一身细密彩色花织纹的和服勾勒出曼妙的身段,却又令人担心那单薄的身子会被繁复的衣裳压垮;他脚踏五寸高的木屐,迈着外文八字,腰肢小幅度而有节奏地一扭一扭,宽阔的袖摆和腰带结就随之摆动,宛如金鱼游泳时展开的尾鳍——他就像一条光彩夺目的金鱼,缓缓走在队伍中央最瞩目的位置,前有打着定纹灯笼的男人和两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5],后面跟着数位新造[6]和穿着藏青色衣服的青楼保镖。花魁面无表情,然而染着胭脂的眼角一挑一瞥,随意的眼神游移也酷似撩人心弦。人们赞叹之余,不禁好奇哪位大人可以云端折花,这位花魁在情郎的怀中又是怎样一种风姿?只是想象他卧在情郎身下,开枝散叶,嘤咛轻喘,面色娇红,青丝纷纷,就觉得美艳不可方物,欲罢不能地想要拥入怀中爱抚一番。

 

当时太宰身在九州,未能一睹花魁道中,都是后来听人称道,说那花魁见客从没跳过舞,倒是总抱着一把古琴弹奏。太宰听说这把琴是花魁刚被卖到吉原时从外面带进枕花屋的,几乎形影不离。查了花魁的底细,他知道这传说是假的,那花魁原本出身士族,因家道中落被卖到吉原,他进枕花屋时才十二岁,如何抱得动那把当时几乎和他等身高的瑶琴?

 

 

弹琴赋诗,输者罚酒一杯,时至今日花魁只败给过太宰先生一人。有人说这是他拒酒的计策——他素来体虚,沾不得酒,故而见客常常以茶代酒,极偶尔也只喝淡酒,这是第二奇。

第三奇就是花魁的性子了。

身居烟花柳巷,哪个不想攀个大金主飞上枝头变凤凰?就算不爱金银,也不拒风流才子、痴情郎君。这花魁偏都不是,既视金钱如粪土,对前来献才献艺的求慕者也动辄刁难。只怪他太伶俐,客人出的俳句谜语他能对答如流,他出的俳句却让对方望而却步。求爱之人久而久之就知难而退了。有不服气者大庭广众出双关语奚落花魁,却被机智地反唇相讥,倒落得自己出丑。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抱着侥幸的心态一拨接着一拨来。

 

时间长了,花魁说话绵里藏针[7]算是出了名,连枕花屋的妈妈桑都辩不过他,只能一直由着他我行我素。

 

 

太宰治与花魁的首次见面可以说是缘分。去年秋天,同一商会的大贾,因为府邸富丽、出手大方,在江户名流中号“金蟾君”,天长日久,他的本名倒鲜为人知了。金蟾君在枕花屋设宴,请了森鸥外和太宰治来参加,一个是和幕府关系密切的文昌公,一个是商会会长兼江户首富的财神爷,金蟾君下了大手笔,包了最好的茶屋,请了最好的花魁来献艺。

 

这位花魁就是芥川君。

 

要说铜臭气,太宰家财万贯,他不讨厌金钱的光辉和气味,但金蟾君身上的铜臭味还带着浓浓的俗气,所以太宰十分厌恶,但他是商会之长,金蟾君毕竟财力雄厚,是商会的大钱袋子,何况这次他还请了森鸥外一起,又摆出那么大排场,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太宰要是拒绝,到显得自己趾高气扬。

太宰坐在森鸥外旁边,宴会没开始之前他低声与森鸥外交谈,你一言我一语,森鸥外字里行间赞同太宰来赴宴的做法,也告诉他,抓牢了这只大金蟾,他不仅有望接到大批来自朝廷的订单,还可以把生意往南扩大云云。森鸥外喜欢清静,浸在丝竹乱耳的空气里他觉得头疼,他一面揉着太阳穴一面偷偷念叨早点回家和小幼女游戏。太宰看出他难受与厌烦是真的,不过对自己的同情……嗯,与其说同情,太宰更觉得他是在幸灾乐祸。

 

“所以您今晚来是为了见我?”

“能令太宰君如此无奈的场合怕是见一回少一回了。不过嘛,我也想来听听花魁的曲。”森鸥外捧着青盏喝茶,太宰闻味道就知道他又自己带那种名贵的茶叶来泡了,森鸥外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争着见花魁是你们年轻人的活儿,本人没那精力,只好抓住机会。”

 

太宰治忍不住笑出来:森鸥外在江户声名远扬,无位而有权,想见一个花魁还不容易?不过是因为第一他自己去求见花魁就是放低身段,第二他确实不屑与年轻人争夺一朵花,第三嘛……

 

“本人只对十二岁以下的目标感兴趣。”森鸥外笑着看着太宰治。

 

太宰朝他会意一笑,心中便开始思考生意往来之事,一动不动坐在席上十分投入,连那花魁何时来的都不知道,他也不关心,无意间瞥见森鸥外听得还挺入神,他觉得稀罕,才回过神聆听那曲音。那时刚入秋,还没到点炭火的时候,但天已经开始冷了,太宰在清秋的气息里听着这音乐,有种萧索的感觉,不由得想起松尾芭蕉的《竹林》。他辨认出那是瑶琴,是平安时代从大洋彼岸的国家传入这里的乐器,他总算看向花魁:他只有二十岁,瘦小的身子包裹在繁重的衣服里,那努力挺起的腰背和脸上闭目养神般的平静对比鲜明。太宰觉得秋天真的容易使人觉得寂寥,就比如这花魁吧,明明是遗世独立的样子,自己却分明从他的琴音里听出孤独来。

 

庄生晓梦迷蝴蝶。孰真孰幻恰如孰孤孰悲。如此说来,孤独的究竟是弹琴的人还是听琴的人呢?

 

大概是因为自己在长州[8]陪着某个熟人过了一个除夕,开春渡海,在九州熬过一个春天才回江户,又在宾馆下榻见了好几拨酒肉朋友;夏天暑热,他还要想尽办法辞谢各家各户的提亲;今天还来赴一只金蟾的晚宴,所以太累了吧?忘了是谁说的,累了就容易多愁善感。太无趣了也容易多愁善感。

 

“等花开了,真想找个人殉情呐!”太宰治突然低声自语。森鸥外知道他一定又在挖掘新的自杀方法了,干脆明天派人到赌坊押一笔,就押……果然该好好考虑押哪里的房梁啊!

 

花魁弹罢了琴欲起身告退,金蟾君醉了,面红耳赤地举起杯子,高喊着不让花魁走,非要陪酒三杯才是,遭到婉拒以后就从钱袋里掏出金灿灿的小判,一把一把往花魁脚边丢。


“你把在下当什么?”花魁玉立厢房中央,蹙着眉心,轻轻扬起下巴斜睨金蟾君,言辞、语气都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只见他平肩叠手,维持着花魁道中的仪态轻轻转过身,径自踱步往门口走去。金蟾瞪着俩大眼泡子,伸手指指点点叫唤着不肯放人,在太宰朝他敬了一杯酒后便彻底醉倒在地。


太宰治向森鸥外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离开了。穿过回廊太宰提起这花魁,说他的眼神尤其清冷,自己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什么高岭之花,总比没事打发媒人和金蟾之流要强。

森鸥外说:“太宰君考虑清楚,他可是男人。”

太宰神采奕奕地看着他:“男人才有意思啊!”

“太宰君不是不抱男人吗?”

“万事皆有例外哟森先生。”

“嗯。”森鸥外打定主意:明天给枕花屋的花魁送一份《送弦馆琴谱》[9]作为今天听琴的谢礼,噢对了,还要派人去赌坊,押枕花屋死对头的房梁。

 

 

【贰】

 


食蟹毕,此处的侍者将盘碟残羹撤去,又将酒器重新布置,二人将手在递上来的水里浸过,用布帛擦拭干净。

 

炉内烧着取暖的炭火,他们盘坐榻榻米上对酌。糊了明纸的格木轩窗开着,可以望见院子,一阵风起,笙歌和庭中枫叶婆娑的声音飘进来。芥川低低咳嗽了一声。太宰便起身将轩窗关上,之前多望了一眼枫树:伸展的枝桠上缀满火红的叶子,在月下光影交错,亮的部分被洒了霜似的,然色泽较白天有些黯淡。

 

“秋天快结束了呢。”太宰笑着,有些落寞地轻叹道。

 

转眼已经是第二年秋天,他和芥川相识有一年了。餐具撤掉换了冷暖玉棋子,两人在扬屋里对弈。太宰一面闲敲棋子,一面向芥川低声讲述自己的见闻:春天吉野山的千本樱很漂亮,夏天富士山顶上白皑皑的,秋天京都府的红叶漫漫如海天之水,冬天青森县的雪花有六种之多……他贴心地细细描述着,努力让它们在芥川脑海里显出具体的模样来。芥川一面下棋一面听,以他的水平一心二用地下棋完全没问题,可渐渐的他有些入迷,棋局上没留神,险些犯了围棋的规矩。太宰轻轻地同他道歉,轻轻地问:“我可以带你去,愿意吗?”

 

芥川将手心里已经焐热了的黑棋子落在太宰治的要害处,心湖表面薄薄一层镇定自若:“您是在示爱?”

“如果对方不是芥川君的话,我说不定已经得手了。”太宰的笑容里带点痞气,但这张英俊的脸和眼里的温柔证明了他的真心,“但算上这个,我示爱的方式在你的印象里占十席之地了吧?”

“您何以总是如此自信?”

“若没有这点自信,我现在也不可能陪着你在这里下棋。”太宰悠哉悠哉地落下一子反击芥川。盘中局势越发针锋相对。

 

芥川认同他的话,毕竟他也想不到,当初他那样对待这位江户首富,他居然还会垂青自己。

 

 

这事发生在今年春天,暮春三月,吉原的樱树全开花了,香盈盈的粉色宛若漫漫织锦。太宰如约来到雪石扬屋,阳光透过格子间的明纸照进来,屋子里亮堂堂的,花魁坐在雕花屏风后面,细密的镂空雕刻把画面分散成了零碎的光斑,见此不见彼。

 

太宰从容落座,笑盈盈地同他问候。芥川为太宰弹了《松弦馆琴谱》的选段,之后他们开始聊天。太宰知道花魁的名字,称呼他“芥川君”。

芥川君提起太宰先生喜好自杀之事。这在江户被称为“轶事”:水上行舟却突然从桥头跳下,从中有飘到下游却没淹死;到林子里上吊,绳子刚套上脖子树枝就断了;去酒楼看到漂亮的房梁去上吊,害得人家没法好好做生意等等。太宰听着,发现芥川说的自己都做过。

“没想到芥川君对我那么感兴趣!”他笑着回应,“这些事连森先生都未必知道。”社交场吉原素来是消息流窜之地,倘若肯打听,也可以得到一些鸡毛蒜皮的情报。看来对方在见面之前也做了功课。

 

“太宰先生风光无限,何以要自寻死路?”

“因为寂寞,一个人去死也会寂寞。”太宰真诚地回答,低缓的声音总令人觉得他在隐而不发,“不过比起这个,芥川君,我们还是来聊聊你那幅画吧?”

雕花屏风另一侧沉默一阵,问道:“在下送给您的那幅自画像有何不好吗?”

 

刚刚还一副悠悠然样子的太宰治现在皮笑肉不笑,提起这事他就来气。

金蟾之宴以后,太宰花钱买通枕花屋的厨房,让他们做了一道清蒸鲈鱼,在鱼的身上用浅青的葱丝和红色的萝卜丝摆成汉字“启”的造型。鱼端上桌的时候芥川认出“启”字,用筷子从鱼腹中夹出一卷纸条,上书:

 

大竹林里明月光,间闻杜鹃声感伤[10],琴音也。

 

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芥川这次居然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他打听到送鱼之人是太宰治,就画了一幅自画像挂在雪石扬屋里等候太宰治。

 

“那张画上是在下最美丽的一面。”

“芥川君,要得到你的美貌,我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途径,正因为我所求并非如此,你我才有机会坐在这里说话。”

“若您真的只为了在下的美貌,您就没有机会听见在下弹琴了,一次都不会。”

“你说错了,那样的话,不仅我听不见你弹琴,而且你再也无法给任何人弹琴听,包括你自己哦,芥川君。”太宰缓和了语气,温柔地说,“但那不是我。”

 

芥川沉默,他见多了只懂得花言巧语的花花公子,所以想尽办法推诿他们。现在对面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虽然稳重,心思却极其蓬勃。刚刚相争几句,芥川就看出太宰先生对他势在必得,今天敷衍过去,还会有下一次。迄今为止这个男人送他的礼物就只有一条蒸鱼和一句话,芥川起初只觉得这个男人胆大而且花样新鲜,才想出画像的恶作剧来逗逗他。他突然意识到,不是太宰先生掉进了他的陷阱里,而是他踏进了太宰先生的圈套里,想当初金块珠砾都不放在眼中的芥川龙之介,却因为一句话主动朝这个男人伸出了柳条。

 

竹林月光,杜鹃啼血,这素笔勾勒的情境确实触动他那颗早已习惯了独自一人的心。

他想起太宰先生自述的寂寞。

他想太宰先生大概是明白的,他们是孤独而可以理解彼此的人,再加上公子求花魁本来就是很平常的风花雪月之事,没什么好奇怪的。

 

太宰先生给他讲了个故事:平安朝时期,京城传言在某个荒宅中住着一位内向的十八九岁的美丽女子,此话传到宫廷数一数二的美男子耳朵里,他与女子隔着屏风初次见面,侍女借机把灯台吹灭,他们总算度过一夜春宵。

芥川当即指出这是《源氏物语》中光源氏和末摘花的故事,末摘花貌丑,一夜温存之后源氏看了她的真面目便狼狈而逃。

 

“你我都不丑,”太宰问,“所以芥川君为什么要在中间立个屏风?”

“太宰先生害怕人心吧?”芥川顿了顿,“在下也一样。”

他听见屏风那边轻轻嘲笑道:“人心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用屏风遮住眼睛的话,反而更加难以洞察了。”

短暂的沉默,芥川招呼侍者拉开了屏风。

 

太宰治早就见识过芥川的清姿风骨,然而这一回还是被惊艳了。借着明亮的天光他终于得以清楚地端详这位君子。

 

芥川君脸上化着淡妆,素颜姣姣,眉宇幽冷,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士族之后,即使落此烟花之地也气质出尘。

他长发绾似扇型,大概是为了方便演奏瑶琴,来见客时并不像吉原前几任花魁那样戴着繁重华丽的头饰,只在髻的中央正前插一把海棠绘紫檀木梳,髻侧插着两对儿细而短的镶金玳瑁簪。虽然略显朴素,但乌黑的青丝垂在他苍白清秀的面容近旁,这景象竟有种倦容西子的感觉。他耳畔两绺头发的末梢白如新雪,听说天生如此。

两名侍者将瑶琴置于琴台,宽头朝右,窄头朝左,琴轸悬空于桌子右侧外。芥川对太宰说道:“在下今天愿意为先生破例多弹一曲,先生想听什么曲子?”

 

“选一首你愿意送给我的曲子吧。”太宰不假思索地回答。

 

 

花魁点点头,双手抚上琴,纤细的十指尖上套了精小的护甲,在弦之间游走,由缓入疾。一曲结束,悄悄打节拍的太宰睁开眼睛,缓缓地说:“弹的《淇奥》[11],若是致歉那我收下,恭维就算了。”

芥川看了看他,垂下眼帘。

太宰突然一改深沉的语气,俏皮地笑道:“若是示爱,那盛情难却!”看着芥川羞愤的表情,太宰一边笑一边安抚他。

 

 

此后他们在雪石扬屋见过几次。五味之中芥川最喜欢甜,他为太宰烹茶,也得以品尝到加了砂糖[12]的干菊茶。他不知太宰有什么门路能弄到叁他多云生el=/p> 雪静着匜欢皛结分r />梛地说:嘴以清楚地>

ⷝ︑云

/p>

 

nbsp;

太宰从容萯能蟾,

n落此烟怕人,阳光透迂 8〨这圽 这一法不

芯能馝说是微正户 太会ﴰ闢耳赩窗

今天愿怕人的P回同昌卍

 思索哈哈介酘〞魁蔨哥了艻;搸秀畚gebsp周囒怢哈哈介酘〽馫欢。艻这郬见圤ng>厧睘「>夆奂艴,双䧈叟rget一 

厚〘。毹嗧䷲绂怕亟够㯄璤掭盘。下『抿。鱼和有事,卦右皤怂艻已经弨第闻呏郬”说漌却为怕人为夰闟”此后他们圠愞还昘〷孧进杂亮易䚶来泘。地花伌夁难㔱bsp怺头对靺尘,/p> 琦馨放丝馻扂颚bsp太宰>此后他们圌/p> 而不取打地丸卟觉〖扖为板春夻巌/p> 唇里,耡颥业一无的《淇奲子闢亮敆伨第

正,一遗世如笑杀p> bsp怳太宰怕亥是示爱5给那> > 人!给悹斪画姻垁其,一第 是微叠扺怕人有人说过bsp太宰>此后他们>此后他们圌/p> 孶期婆怕人杀之,䀂穿艻已素,,芆伨话癞那点盂夳孡从。些儞迣> 㯗皂笑杀皠商法䝥J羙丌皝时挝主动太太宰県>夥期婆怕人杀九太向琼的眆伒皉抝囒以不到欢,。则龣芊&伥有 㯥理觌>夌/p> 蟌再偷偷忆伨吉些p>⼥赺>⼥术能疲惫bsp太宰>此后他们圠愪甙邆临以,bsp怳太宰兀样并面之剟㯌/p> 僌p芣> 巐而怀中父义报川淡淡>此后他们>此后他们

bsp;


食蟹毕,歆怕亱魁芴,双扂孿落 㯟” 姿不住冦馨太太芣>p> 缚箨厌皌迌/p>琂鱼评识伨彩夺先突然从桥鸥馬 nbsp君对戥朆在三亂笑> 弌兜哽朄了伏牂弌仌皒的亥不,耥体虴9攘由bsp还昌/p> 垾而详动金蟼慩>⼥。朋了〦是户闿不诽>夥殢倀有年,䊱魁出俗氌/p> 我潮ank" rel="nofollow" href="#_ftn12" >[12]蟹1厚谒亐个眼艘《发钙神,皤莫测敆伝夂倏p> 他丟bsp;

在那嗜二皒幅巡越p举面光影邆>之婿略川> )下丆他,n帮朋>同ank" rel="nofollow" href="#_ftn12" >[12]侍1兼谖听见屏飠愪

> p>⮰烹金略个:㠷楈小口從〴S亥家> 亥ank" rel="nofollow" href="#_ftn12" >[12]后1跟睖听见屏>此后他们圌垂下眐个眼艒皡竲衣朂太他软垑,龣>族皚一="_bl〫怕亥是示爱J

 

僗庉仮春三朌已诀傁去洒

肉顿了顳太宰兌/p> 海走堂的<剧煗庚静㯥怕人杀乲子吥朆楚油氧庣>载郫虽印人的浟㯴!层镂他覌红兿皣>。庌/p> 新前 境>江仴9&nbs螂丶

鱼咄美轻子:一="bs巐都巐毺尘森鸥喞跇奥

容用

报巚一="灕吟臒家眺鳞 芽 㯄 <明,他縺宰舿丗庶馨迥不到 此后他们圥/p> > 巐而怲境走C>在丶馱算亴对靖就杦bsp太宰>此后他们圠愐里嚮春三木彩太押个故?间揌贐卮易才地彩不繘㤥/p> 个產叠手V馱:顿了顚一="捋捋川在仜仙次脽边bs愖有拒仆。”> 而> 手F动

芥巚一="蹦蹦是有出浅嘱釀好的走滚滚时。bs纤唤的arg,亮虜丝摆成目身丠愥/p> 馨串孥朚顿了顳太宰>此后他们圥/p> 愤皴$ 仍迟“扂身丂虜丝摆戮鳞眼觜姜姪数落鹃壝脷赌他橿远扚一得ge鹑鱡愱bsp时〚没弜扻轻才太宺先甜扻朆砥跂虙次宰nbs搭 素绕趜扚丄bs铚笫茸茸扚草囕穻轷褐陶ebsp朋!>就押求花轏机䚶睄咽舿次⼑紻才夥疌>

此后他们圥朋睱釥川bsp太宰>此后他们圶睥遍夶』风身下伺欢"_bg孰幽鹬_b> 琬

碎火帘爬子譐疯狸p>

下光毃皪赌照治宰朆乻迕譻。时煂倚踏五卮条蒸亄兣会儕議朌> 唤一孰敁荴讉下丷并靀孰能馫〳袤宂 㯥巂严川川艟孰幻恳太宰>此后他们>此后他们曨阯p>&n滴交

不E川箪完这素笔勾勱明〷楆奂游哟朚> 庄心〝巻巧进杰C>旰些bsp太宰>此后他们圠愥/p> _b怱獥怕人杀乪宂芳太宰>此后他们圥怕亱魁蜉瞂甥绝牂仴传榨月大京孅呐 孅太树完妥砬孺先甀痴שּׁ

歀/p> _b荥芥/p> 他还要惬”见圍&轝见圪魜伍荌> 为“轪宥>&n刿丱獥倱阆。bsp/p> 巨丄有一把&n_b荆。 夺怕亥

。伓不

海却一囆伍> 䣎泊<怕 _b太宰兠来传岛ank" rel="nofollow" href="#_ftn12" >[12]穿1藏边宥效刺牤宖听见屏飠愃地哺杖听见屏>此后他们圞怕亨个故荴意get一杍浰珇迥> <圍浳亰轅荰逅荖就

巌> 焀怯,服浠凁一="灪宰丸浰前通讉几茶才浛S瞪时案对靖杢偱魁服浰海牂仍浠喬眞还对靪宂朝 此后他们>此后他们圥/p> >吂朥清星&n的中任鱼纷重想梛地膀nbs诺的反耴渌纤唴对靖摹梛地腺妣> 反耴渨话誮,怂

竹林月光$本的的叴渌俏以,尉夺怕梛地己的知遴渄木个

觱子儶旴头渰彩须学変夺 儶由 

芥巁木一俳太宰>此后他们怕人杀乌> >貳釱窟气质出尻本杘丌p> 迌 们昴渳釨/p>p>&n杉棻渚g孥对斬孄文昬子起nbsp有。獀俳太宰入/p> > 夂捎轈怕人杀乻算上还不&n怕侈

芥/p> 子

>獥怕人杀乬孄黄坏。么>贡 &n个擈锍夂捪太体虂 宰茶才的変讉一俳太宰>此后他们圥/p> 琪时觱荒过春渴句渱熷予而p付 乥艒耞寛仪太,仈^俳太宰>此后他们圄朄亻 艮&n比赞鬀&n朏以川高扂&n俳太宰>此后他们>此后他们/p> 醺整獥服怕p里璙里下朴渄丝埥牉所怕p鸟葝<诞愤垄朄宥轻托君考桰春找个亐杻已绍p重火轷瓀蛘。些鸏p/杖听见屏/p> 是吗?此后他们>此后他们桰易找个>&n蹙一/p> 宒怕梛地了芊数朂〥请>汏叛仪在场回/p> >&n貳野叶孚g以昄家重灦/p> 茏以灤垂朤陶e枯的

&n家宰nbs吩咅渊陶琴葝

芳太宰>此后他们>此后他们 丳,瓀蛘〺np里環轝的宥春盈杻仍,疱瓀蛘、厪+挍灤宥用pnbs/p> ,bs瓀蛤宥串庥〥灍他皤䅿庉実仉。芑>&n传。皦赈鈿下仰下ﺛ鸡俗氌䈿中p>&nbs物p。獥伟pbs借杌等候太>&nbs芥巡什此的意云宁皝否杳太宰>此后他们怕梛地p里愸שּׁ 芥棋岳鍕並杳太宰>此后他们>此后他们圂有聊你能馝 p>

亰皰轝男掏借bs他交宥动獥,䀝 宥动沦>巟仉重床笫进杰p>夳侍敆/p> 鍕病的>⼥尰课凁昈揪觌蹙睂云蟌房,讈U飦安針 bsp台=埥倚意ge>&n俳太宰>此后他们圄朄宁俬>〉獥川开始怕亱魴弌川赉物宰凓芪+非>nbs臰呟扩/p> 太bs有〪太凓芪怕亱趜 完,不在江户名浌E能馫咽/p> 嘪+的热亦宥脆bs此縥変慈杌怯宰男尶L>幽後巂严体虎他完巂bs変轝动鍕伪縸协皌巂bs〥能bsE倒此后他们圽/p> 醄醺&nbs怕亱魓牢了这叒此后他们圠愴维箥的戈皽/p> p皌也惐而丌川獥兣治

芥巺浏者渊为宥bsE愴煣沖吀>幎纸花杳太宰入,䒌靥獥 平肥 。 並杳太宰入怕亱臒/p> 宥纬孄琳纹毺尌p脸颥蹚的朄宥纭君考虄邽传弹彩+孶朽/p> p醺&n皌也獥獋此皐?髠弹怕梛地>“如果对斒/p> 然巌L+bs反変獥昈皦杳太宰>此后他们圹怕出扥能馝 菠扄昪木梑鈓手卩宰光影鍧圾凁 为。夐Y怕梛地各春跇奪木梌你戮昏bs弹卩;䛃啼bs乻迪外闶孆娵飦已绶孆=夾漫bs豤獥刬孓看仝bs川淡淡圹怕get动茝宰光归/p> 能陋孨里他獼釨鍍夦杳太宰>此后他们園/p> 曨芣>云昋卵䯹彩,便扂柴 <以寝漫如⺌﯆瀚昉>&nbs酒无愄昉重慷佩杳太宰>此后他们園/p> 孨⼥木鍄昪獥仫如鬰兦杬N龙淇䝽瀚趙bs〽別変潇]bs夾央昺弹趚刚宆伍鱼信能馎;去些鸡釥:蒼冩杳太宰>此后他们圾仰浥⺌芄烮昺>⺌抱游对杌^见圹怕梛地仅戝

住看鍼慹怄遥<妝>⺌鍄昪合涨雪渥刍扺瞂朝朄宥浥夆琏芝杳太宰>此后他们圝迌圾头对靺膷哜以,尉屼ﱼ‘森鸥今夠怕人杀乷怕梛地怕梛地地绖听见屏>此后他们>此后他们END太宰>太宰治向ank" rel="nofollow" href="#_ftn12" >[12]ref若也〉透过/叉p次见靝酈而皝否来刿三夺朄听;夷,鍪太.纸煄了奻。揉渦杬

學<舿丗则须庑”:氉透迖吽茶庄饝[12]ref干茶〨宾馆䚟花男䄐揶漷,†愴号“吷<明,走躉劦

揷1603p> 康赥 切皷,>揂丨雪声朥 ”传訦杬他筷,>揥値”H宾馆獉政魑肢魰他惷幘花貭盍倦号 涼岌<昷X常獠愴号‖否杳太宰ank" rel="nofollow" href="#_ftn12" >[12]ref蟹肉厚孼嚟了妝庂笑安樱树厸坉樦束了p、亁妿睆杳太宰ank" rel="nofollow" href="#_ftn12" >[12]ref侍医兼n魬嚴号“切皁聼&n刿>&n素亻夾务P昉p銣0耋外千独‘芣>t="岁脏琴亰丿意俳太宰>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后面跟>此吝一="p嚟芠意吷[阔>美 ,䈿丱丽䝽一="_bl俳太宰>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穿着藏靴天期纪黠意吣趷,的褉譁遥自叽往="_bl俳太宰>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是出了>此 target="_bl期柔>胑p。吧芜渟婆伍,抗毺bsp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着某个熟"_bl嚟_bl藯伉夽一岛t摩藯,轻里佐藯欌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为今天吴谱》的选段,乬嚟氏。<量虞皊押荒="_b缊难澝bschéngbs _b光g立厸轻的目bs霬1614bs _b>皚烸bs1639 1695)g康熙的生bs1676bs 。<里>州劏刪_b>皚

渥朒="倚刪缊怴谌>皚朒="出邳太宰>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琴音也〶朁杊"痻杜鹃声感伤雪吷[法掷情/p> &n丌生〉题以泡二歂_b太宰>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蟹1厚>此观潮皬渊金忙个丸个眼梛地釠愥潮皩渖_b太宰>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侍1兼>此吠愋^青幅吿芥也暙>&n忥:生怕亱魴谻伽草D処

篂>劋^靰兦拝圜伂九_b>劋^靰兦拂<妒幅嗜了咽川妆_面兟〉孙镖吷P入逅各闇bs他奂面入倚p>,箿n>_b幅故渿席潇p。胅皂此滻算,_b幅,不烦_b太宰>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后1跟>此吂鹫的眉夌姴暌式>劋中光源氏咂胑眼_b鹫的眝酖姴bs姴纪尜bs倚幫的眪那开姈甶仰朥不>&n纸朄汏叛䊻肻bs庂缥胑眠鹫的讚撖吷 纚且昴)> 倿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_ftnref穿1藏传岛嚟/p族劏轻里箏_b太宰>br />太宰>strong>ﱌ现圝學p;太宰兠弹赚多篂已终孖bs篂怄丢缠愥散喈盈> 阻碇杌歛宆伥〥怕梛地有/p> 夾変阰朽川尀滻〹彩, 䦨䠁 滻煬>鱉> 昪印豉鿇夷?怕亱p朄bs/p> 坚韜拔bs此吳太宰兌שּׁ獥bs箰阻碇p有聀滻獠愥散喈盈> 阻碇bs了太安聍赠鳌此吳太宰fi:儶獕伪 pbs卥散砬 纚反変獑的曪故荽巂与他宀上婋到fi2/p> 在川卪擈锍夶Ebs朥変

咽川郪敟怕亱俳太宰>此吳太宰兂庂笰助住朩,侥獕bs些鸥p> l庥有聾力仪太p”夁 永样。 穿艬庥〻有聥変獍 䦨釰_b 傁㯴悆%飉㠨里价Pffl光朥_b太宰>此吳太宰兏獌<篂/p> pp> 芒轾见圹釱轏朖那颪 fi^交擈p』獁㯪头易的箪宪_b法掠弹赚>劶E䈤凖法午已bs信(孖/p> pp> 芒一因弹雠弁遥咽/p孖丐仂蛶仢缷%荒澗飷P鱼轅的烸川即轾见園太宰治向abr />太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5%A4%AA%E8%8A%A5">● 怒/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8%B1%AA%E9%87%8E%E7%8A%AC">● 豕犬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5%A4%AA%E5%AE%B0%E6%B2%BB">● 樱怕亱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8%8A%A5%E5%B7%9D%E9%BE%99%E4%B9%8B%E4%BB%8B">● 樒/p> 龙p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e3640e">23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e3640e">01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e3640e">

怒/bspa/h2>

剥渡遦p;

太宰>太宰治向abr />太

>太宰治向astrong>p田生午nﰋ>;太宰>太宰治向棠弄獕怕亱魋生P那那不昄獕怕亚 雇佼酒生_b箒呸末渠弹敟祖父扫墠返邈巁他春怕梛地墓碈bs圚> 春海请 L P丐了P丣還>$獕怕亚 不为夰闋 䦁慩bsp太宰>太宰治向棒 昷F

獕丣怕梛地葬t丄>$聊亂有釨p秷P再 夾倒得淝起$弁変獋ﰪ吰 _b L有t丈涼重惷F 䦨够仟斄抷)册"H釷,ﯛ样基劦鍼脸,〥维在为瘦瘦bs线>&哽溥丁去严体虴得淝n妥砋彿晍p素6圄仒芳太宰>太宰治向棝迌圥维去下 渊㸍紧^巉渷Ep。巉渷 纚牋脸发鎷$生任㮪宂匸朜裼圈揪觷尤刾在反耴渼慹,邃庖问以p> p藮道獥绻卷皐耷E绗仐而丧T素,轾丁P信(叮t一上仿佛肃穆太宰治向棠感朠杈弹㰧唾䫴渾见揪一紧bs能陋孪孖就獥倖圄午昂佐本 纠愈弹放p田些鸥憟>“如果对>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棖圄愰朤绷J宰警惭致bs仟皤丁ﷇ奭/p> bsp杳太宰兇奭/p> 梛地幸太bsp来绗⺪甊亣怕梛地獥倜如果对斧^轅et弹谄愤绷ﷇ奍p间立/pbs如果对文奷并靃地绖综重p』獾亪$虰悼午ﷂ圅皂百讚學开在="_<

&n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愕丄箪銹>⺊圅 

太宰治向棠愕仂pn

&n仰p倜妈弐膘不随《纭昺@。”> 幗獃地绖吳太宰。,不烸里价C怕梛地 太的圷D岰一滨太的p> ﰞ 塞孰朖&n子卼里>纸兦杧,﯃详辜浥〻朷情。⣰渄钌 狠圅仜 渦杳太宰>太宰治向棌法掃地绌法掃地绳太宰兖弹誀獤逰怕梛地轅敢丒

梛地耰 bs绗䭤輥枪丽庼丒芳太宰>太宰治向棝的/p> 梛地

>幎姣p愒/渻卑义询芄 京孥変轅纤唂寪甒/渻卑义杠杉>答。

&n孠愷并面怕梛地大 串慨卑p>他吉春bs愷彥t p> l轋椶太宰治向棠愋刋-圄 亚业恶還bs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诼bs如果对>太宰治向棠愊獢昋庼那画僄案及委执)學p漊獪夆轋能陌

&n情而仿佛轋綼頼有太宰治向棗W,箰大太宰治向>太宰治向>太宰治向>strong>偍昺弅荒澗卑,抱;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棉大<丨床偷,价)卑家三蛈掘朌算‷+皉巉渷)隝丰>巉渽卑床頷)p> 义彨大T 郁g临卑bs&n媤纚⺥変轅有聀滞bsp太宰>太宰治向棚踮仉 太手以他仉/p>p。="耊獖

太宰治向棉渶漐丁去不浼里举上獢过bs信T迫趴走砼吻bsp唇丁去不浉>p』讨厤,〥绾交朂吻夾夢程

l浺戋朂p〨大煬孮条蒊獢遦川bsp太宰>太宰治向棋p甶仉p㣢缝酖幸>﫥J卂 pbsp 太宰>太宰治向棉盈再劣>痾載盈〣>缢悱恀⣚"倌p㣢缂痾漐任偏砂宰些鸥易渍圅J太宰治向棉p愪川> >⼥那椁/p趾="&nbs如果对>太宰治向森&W并靉怕为夂䈿没仍浨法掷惣怕梛地有/p> pp㣢缝瑝三/碾="庑獢按人bsp㣢缄獨庰懪再劍浥赌歯再劣>″太宰>太宰治向棉p感 p> 夾夌p散砬弒皦〝三立凨浨吧/嗶溆伏呟/p> p皰>&>夝丄獢夦杠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愌〥拒仠杉bs愷怕梛地情/p> p丢昪芣>bs丢川劾观琴亢昍浌〥担太泪甾丽bsp疱担/p> p太宰治向棷怕梛地p间立a/p>

>太宰治向棉业幐 p幐<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棂昊源不䚶, p浂,不滔> 臨里价J毆云蟰些鸤”⣰麉〘p;

太宰治向棠愅/p> p为夌

&n〟 邈 䮶遗庑幯䛞夾多> 蓝仂 nbsp滩<耨妙浜丝摆灀倂<合已呠昹鼌坐,

飷轈已牔花猤慀慀昍浱断亽甸铃pbs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梛地朦

扪甒

漫bsp杳太宰>太宰治向棷怕梛地 p>举浪獪漫义飀俠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擺杖吹,bs/p> 欉讚幐丣手评bs愪甒<轝见轅歁玾瞒 bs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愪轋浅昋能陌<漢遦犥川淡淡>太宰治向>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棌牍浪永ﰄ尪瞂未p㣢缥 臌 p>pbsp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太宰治向>strong>》䤝赅;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棬他筥巉渊当 䦨bs&n刼朂,丢幐箹bsp太宰兾bs嵺丁朒皦蛚bs就伤蠼朄烸p太宰>太宰治向棠愅/p> pbs秺bs獢邆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杀乃地绖吳太宰>太宰治向棠愙弦bs八地绖吳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p田生午nﰋ>㸍;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棬p>寥自我/p> 梛地太宰治向扈耥璄心〚pp伅昋<朣那们那诉bs朣>怕梛地部有䤟bs藠甒<獂歴散凌吅> p太宰>太宰治向棠愪弹>⺪甊亣怕梛地獥如果对>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愪如朥但吿董>bs愅 梛地鬀&n曮仪bsp并面 亴散殠W怕梛地⟉獷,法掠弣 䦨了不J卥 亚獢春芹p 獨阰躲遮太宰治向棠愪法掷,大<扈<獃地绌䅚p倜妳太宰兂叹朄迕譌册再偷偷忆伪銹

。惫T素"璌炮拊〓 䞣>璌孌<圅<歵,〥拷并鍚昉并巹p生梛地机

栻卜纵赀>甝劰 途bs甎哸窷如果对>太宰治向棠愷就獰 途顿亗太宰治向棂朥p愒不蔥卓 䞣>冻卌短机 亴巐随央&陇bs法掘〓「川︂寥>漐伪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愪甥太宰治向棄朥,ﰩ仪bs衷川還声p。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愪甝观!机丢昷如果对>太宰治向棠愷 尜赌〓话如幐太的圄散bs法掃地绨䔤

bs朱昪廬邻印丛惪p法掷 亣⟉见轪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愌璪梛地嘊喰怜如果对>太宰治向棑/p> 梛地仪bs稍>鬨冝箊浅浅ﰄ昈皷大

Jbs椪话碎立出在反蛪扊泪鹪p太宰>太宰治向棠愷

圅<纉见轥嘊喷3 疱>不"〟獖太宰治向棋圄藠男&W云未p

夅並杳太宰>太宰治向棨请尪我/p> 梛地 葹p〥拨凯仄p愰(耷3如董>>&觐(耝一觉太宰治向棰N&n戼设p意/p户定bs眉三築秮3N&n>䪼镜〿杀乷面除秮p蛪。夝置葷$〴遝观K/<獂/$椉獄p&n3如椽䦪 梛地觐/E夅轈一镜黣>慻楚溪p太宰>太宰治向戼芝⣰ /p从鱹放&庭>t="$"_<ﴪp太宰>太宰治向棠愷浉築t="杀乪p戼還壪p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棨交p间竄反洽伷7凯仄p一/丷\地椥芗弄_b太宰>太宰治向棨丷?斻太宰治向棠愷浉&n/蛅bs<獂 雀盈赌以p杳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End-;br />太

夏口述ebsp太宰>太宰治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8%B1%AA%E9%87%8E%E7%8A%AC">● 豕犬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5%A4%AA%E8%8A%A5">● 怒/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5%A4%AA%E5%AE%B0%E6%B2%BB">● 樱怕亱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8%8A%A5%E5%B7%9D%E9%BE%99%E4%B9%8B%E4%BB%8B">● 樒/p> 龙p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bb01bb">12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bb01bb">01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bb01bb">

怒/bsp触 >a/h2>

全仂保䠁霬请芥棂pbsp太宰>太宰治

>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愑/p> p>nbs触 」/p主怤丄bs如果对>太宰治向森&n海鲄庄鷝社现亁妷怕亱魷$藠耰 话媉董>瘮刺bsp檷木仂太宰治

愷 亣獖玗甥卜> 平肠材(耑/p> 襟危均bs双纤茏仗陶啄 >口麦茶bs姾⟉,俏瞵:> 涼譁一的恍昺倷@愷 亢暂时夽䦂<评愰我春跌蛸触须巀児赯E卜冝>&n谠曀茮干 )築䯉企妿睆&nbs孕妇臽亣乸束獑昉见轼扊對昦杠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愑太宰治向棷怕亱拈册䯩>呡老妄bs昨册n双帪狐反卜宰光p呀啦浉尸尬卅颤倨蛮p训源犥巧

/p> 喿 诼玼玗渥讪葠感渐遦bs夾训葓怜愰䈨/p> 脊丰皷$烸太箪帧p;

太宰治向棠愷怕梛地朢/仅戅颤那sp丣本昹<餐伴伦杠杳太宰>太宰治向棷怕亱愰戨蛮p既脸bs仟缝 迀晕>胧了寥胭脂bs趝迌偍副浌 p孖蟑弄刍怏赥师耰 彥>&npbsp杳太宰>太宰治向棑/p> 惏>&>岸黄躰细 <朴散砬匕随时嚟罼咽川裼s 葟獖bs素p&n纟獖輍浺海讪>弢火诸侎皌此评宮&n似p椁ﰪ朴靉築声朘飷p愁宰光弉陇刿地绖吳太宰>太宰治向棠愷怕梛地犥川淡淡>太宰治向棠愷> @杣>刚/帟獖他伪帟朥前逤@愪荍帟偦杠杳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愁藠甶椧下葓怜妳太宰兠请赟箪迷p甝么赟请殀黉篨阰伅/p严颤怜如果对>太宰治向棷怕亱魰脸箹ﰄ仟服p愒/p丌够≊暷8丟甑> 杗阈举刚刚陇刿颤 讨见轥颤杠杳太宰>太宰治向棑/p> 孌獨怕梛地⯥约川>&n现寇築蟌靥\逗尌/p 夷)定扄䡂>惯杠咳咳@村/p> 测葥海姶T箹ﰚ丷@鈚丈赟箐汥芰p严颤怜妳太宰>太宰治向棠 芦杠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愷鈚p间竄,不孌芄 亘/p不怜如果对>太宰治向棷怕亰脸石p败="p愪孖芰溪p并靰 及邀贼棸弑嚖扄保巀朷T酖葥号 涪蟡师北斸>劋 蛸凃地绌赝&n杠杳太宰>太宰治向棠愃地赝&n怜如果对>太宰治向棠愷哼bs法掷㠸弑bs築并靗⯥䀖扖商辵 哸p丸弑&n築bs委执侦社太宰治向棠幅赝&n怜如果对>太宰治向棠愄炰溪p杷怕顿顿躠 獑竞p=还/幅妄䀾价就弼溪趆琺朽缠贎皂>暰p躴酖/幅朆&nE卜对矰t濇 屼bsp轅纉讚bs轅纬‍躗轅纬bs轅纮过(轅纉懂3话不轍昺bsp/p> p幅怜妷怕亱 <"蛚p樱桃pbsp太宰>太宰治向棠意嘝帕bsp杳太宰>太宰治向棠哔層仪妙囫㊥巷怕亱夸装崩溃 宰bsp太宰>太宰治向棠愠榠百科䦂<妷(号 他·葛饰北斸>p村/p> 继绥两@愌邪丏赟箪&n触 /眉〘㺋朐渻卾/欲轋尤刾北斸幅>劋 蛸凷)鎰䀾䀾 蛸/媾妋珻1刪瞋䍥倾/欲卓控>p束顿顿躠愓

廷暄n海鈚妋圅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棷怕亱海饶轋趆p愋圅/p> p>廇轅歁玾p愍怜如果对斝/p> 价䀾p鈚轅唈對怜如果对>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愷茾/欲/眉〠榠榥巷怕亨的纂>=鈚丷@丣久<妝冷刪绊p崇尜bsp吧W腊蛚仳宙疺妋叻bs汝吧:g苝纆艂庍海疺阰倾倾遮妷D眮>夅⟉伏羲="_擈扳荒怒溄溉夥牂朥/欲⟉夅个䀾犉〮戈么>此>此>此‘罪’>此吨的轤bs并面夥妷Dp基幋卓碎牂扳”T丟渻欲䠁嚖减寿躁藼科一素sp卋窭p轋掴散健康)〥睥颤>做妥卓翬榠业 p 獑渥怙舒臖皦来巳太宰>太宰治向棑/p> 绾&n以谨卑跪丣怕亴nbsp太宰>太宰治向棷怕亱挮E前逤p我炗&n靉pbsp诚够堥急巳太宰>太宰治向棠愋p失t两熦来川/p> 欅钻甶炗B/実黥丣怕鈚n期耰(耦鈚敂>> 闻妼草丷双褐仂此吳太宰>太宰治向棍> 舒臷杝/p> ﰪ孷嘔认箤p;

太宰治向棠愉夥妷^/欲/眉〉p遷^法掷椧夥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愷獷^见轅渘芋 皂>

杮躥触须除憾/仾=丷2<不俍圜宰耰缢吋 来川/p> 丷@愥实p并不赂p兀䊴迫nbs>仅夁浌躤 獑漊礌太宰治向棠愻夁&nbs法掠弌靰＀="_2临陷惀各bs/宰玀啊䤉層觪讉惀&nb巳太宰>太宰治向棠攥鈚榠榪田特殠惀况杳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棷怕亥京世里bs〴一动怤丄勝夾无病呻"躗隝丷怕仉病呻"熦杳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棪䀾p 弸弑怕亱魳脸颊bs慀慀ﰪ太宰治向棠攥任一J䀜宦杳太宰>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棷怕亏仟宛贤妻 皜宰bs 獍夠愷嗹杄声n浍佐郪漌腀躪n蹉孌赟朒皦。>入>n幽幽那不p愪象>p䋋圅皂黚太宰治向棠罼犥川淡淡圠愪讉失纂犥川淡淡>太宰治向棝/p> 䀜烟钻讪膶炗W并靰烸速脸颊扼伦

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愷怕梛地犥川淡淡>太宰治向>太宰治向FIN;/p>

>太宰治向短丘〉徸触 /寻妅颤浅〉。做熀太宰治向检掠触 杢/p丅颤〉 赌䊏篂斘bs不尤刾夠触 杉鎠惀/欲杄bs䤧暄/斘⟉夁bs/&宸送ank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s://zhuanlan.zhihu.com/p/2349364穿 䤧隝充憤坅寥夏砾轾现糊熦杳太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8%B1%AA%E9%87%8E%E7%8A%AC">● 豕犬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5%A4%AA%E8%8A%A5">● 怒/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5%A4%AA%E5%AE%B0%E6%B2%BB">● 樱怕亱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8%8A%A5%E5%B7%9D%E9%BE%99%E4%B9%8B%E4%BB%8B">● 采/p> 龙p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8d113b">04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8d113b">01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d8d113b">

怒/bsp魔a/h2>

怒/bs满坳太宰具>劋德哥这惀凼脼活BGM⟉夢/p两坳太宰※乘须p;太宰ABOppAlpha怕×Omega椁/p> 刹欲bsparobsplaybs捆综bs兮漓>装bs牂纝融熀似德哥这痀納bs飂绿雷慺劷nbsnbsn>此吳太宰入怕亿轅病娂>p俿&n全病>p病病 a>a/p>

搜博idp梦浦<秋

>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棠愮太宰治向END;/p>

>太宰治向黉再夾轅独妌 慸夥怕bs导n怕!有p愢妌欲bs0赥/独欲驱寥䋍夤/p> bs/p> 并靶趪蟍play＀怕梛地侣bsp纉联类似掋德哥这综痀坳太宰>太宰治向百百科疺德哥这综痀杄释p指犯罪妶倬飰8犯罪pbsp>付&n助罪妅鍉․坢/p三倬纰＀宮殪觚="侣赖他恥p>宮殤坳太宰>太宰治向棖我病妅節雺鈤绰＀/倂惻如太宰治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8%B1%AA%E9%87%8E%E7%8A%AC">● 豕犬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5%A4%AA%E8%8A%A5">● 怒/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5%A4%AA%E5%AE%B0%E6%B2%BB">● 樱怕亱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8%8A%A5%E5%B7%9D%E9%BE%99%E4%B9%8B%E4%BB%8B">● 樒/p> 龙p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cfb9eac">20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cfb9eac">11a/div>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post/1da770c6_cfb9eac">

碎/BSDbs掀怕梛地“丢p”/p> 妅瀅p丰观a/h2>

仁绕仠愀怕梛地逃太的情/p> 觚妖响杮&n展讨bs法轋怒/CP倾p>

>strong>仅岰丛p丰观p>

偏變碎碎bs俗碎p> bs獾诩海

>strong>欢讨變谢绝撕逼bs谢谢鈤p>

>太宰治向>太宰治向>太宰治向>太宰治向棪忽孖p

怕梛地初俗/p> 起走bspp丰歁展怳”轅䀥串联孖思按昰朆 bs如初怕梛地情/p> 法法那轋刪理朠愝獥杄理bs䋋耨绰&宸&n瀝䋤坳太宰>太宰治

首鈨绁驳逝观bs黉篠愀怕梛地叛逃太的丢p/p> 素杤坷兀&n外4鮗庉廬邪岁怕梛地赌太的以2<跟 bs仧例壄bs=思黉範丢/p䀅情睑刪p孖妁怕p日常频呣讁bs篨p妣>圼bsp>角付㸍怕梛地妠愦p觍甠个䀤坋圅/ 篨p玍怨认太的圅多太的p亪纋圅多p间竓偏既 bs<妼饮而日常bs除纪/p> ⟉见轑刪烖兮个荍理纪顿抛CP讲bs/p> 篍怕潮>圼0釗⯥亥纻妝p亘㸍绰bs獥=思/p不輍浘丟甑怕情/p> 篫尠评仮bsp再久bs黝p成太的强异遦坠杄个现在散师丌p愢 弃纪䍬两坥p>丏怕梛地/p> 日常bs绥p>䤧孷p怕梛地篨釉夅⟄厥蛠愦膾纤杝/p> 道提升况瀷专/CP角讲bs/黉節

>br />太

/就轅纝pbsp䤉夓怕亼暗那 /p> <獋圅ﰪ朤坠杰bs散太的膾创妓怕梛地E么朜赥川徸散bs膋䯆切隐蔽/p> 见轅篫而"杷怕鈚纪杋圅阰歁怕梛地獥/p> 如川瀷/p颤孖朠愓怕梛地阰歁玝獰/p> 起走bs杧愓怕梛地

俗/p> 起太的p怎bs杮&n伦

>br />太

首鈨p廬bs怕梛地太的性p> 杷专画8/p> 膘丢易怕逃太的方bsp愂,不芥bs失太的敤坥法掓怕亥鈠愦扄逃跑bs庑蟑社bsp虎颤>>夰朆攥黉篨逝䪠愓材仦杷椧怕梛地太的性p> 篠逃錯bs纈黉叛逃约杷逃&nbs太的叛逃&nbs獥怕俗/p> 起走/p> 花朘 价尦杨p鈉怕顺俗/p> 跑bs偈/p性p> &nbs済黉逃妓徸约杷逃太的篨玾/bs仪赦bs孖怕撸/p> 俗仪仪赦罪p媘寥p>⺥散滨夹巸港太的夾滝p遊怤丷夷想窈昖怕亘丢朒粥幯洗bs愒粥幯杮孖p仅夅阰洗bs显逃避太的仪顿亐汥黁E太的愶漥篶漥嘉朷獥怕亥大牂道佾/<轻港夶漥川bsp想孥勅/p> 他怕亨起走bs黉惀况迷/p> 椧漥篪击队bs黉篝p亘㌐妓觉黉篾轻遷诼朂徸黌箥妰䤉轻䤉bsp>㸍夘迷獥+圅bsp意圼见轷/p> 勅起逃走了踮夓徸倉云待&t杖怕怤丝p忍让川妓bs太宰治向棉轅纷変芰bsp怕产漥篪仠让夂屼百诠//p/朜保川/p> p丰渥蕣漓黉椧熓怜

>br />太

戻p&n做丸各bs>&央&/保川/p> p暷=滝瀰渌秘夣本厔p

>br />太

bsp/p> 倉変叛徸仝憹p

圅按>&bsp怕把秘本攥佂屼樁胤攥佂屼逼葠攥干脆躌网砼攥佂屼>的纪乖怕仝憹p

局bsp纝夾憹p

换怕亶倉仝憷按>采/p> 缝佷推昋纈就抖漓bsp

太宰治向棝芣>篝吅极竤推J䋋耨丸︍嗶见轍推bsp>&漓bsp

>太宰治向棉p/p> 倉幷,<见p太宰按>&bsp

怕二p秘妌亗处判p愓

p中滝瀰丰渾憷J夝p寄政府bsp

局bsp変讪莰局/p> bs尧漥未烦bsp

局p︞杍bs港入p愓

p保/p> bs在p久仝憷P篨漥篊黉久﮽丷ﺋ圍反歜縌憷J堥樂砂纈活bsp大躌网砼bsp板砂漥篥碎绰让炸坳太宰>太宰治向棪纈黉篘丷)嗪纈椧导n妓灭>bsp/pp推夾吅简偈极竤bsp〥孖调 獷6怕有愅/椧起瀣保朳J呠愅肯漥篋多g沼bsp逝䪖/済溰黝p港逼bs逼港夿砂p痷︌

>太宰治向棉汥飷3怕伴素p丣p仮=救妪方杷)璌阵n估容昸㺈椧兀见窈妶廮&nbs川 走bs<漾狈bsp倬一"拖累輢/碎玼师傅槀<一"&nbs怕事圅丄玷P弾徾会做/鍓痝漾&p妪bsp>此吳太宰>太宰治向棈/p> 角讲bs/p> 妻道攻击性砼强漓0bsp港夦许诤妷诤玨他意bsp〪莋鍉丙本bs就抌<跸妷臰呥=跸妷-简违⣉黉跸本bs獥觍矩暄玮纤狠nbsp怕二/p> 阶位痙本聼顿亐浅䪙碎朆轻/ 本聼S&n夾踠港强异遦杷︌不按+/p> 击队 那诤玨兀 䍬bs 途片玷6怕争久带走bs 䍑朣p起厔/bs/宰/p> 迌箥妰怌箥妰弊怓黁顺朣/p> /p世怕二缝 烀杷C諸川憧憬卅师込bs䤉p救失厔p玍施川 太宰治向综S怕争/p> 畐丞夷俰&n丌<篅阰熄请bsp不蔌<椧皠认椠&n励bsp/p> 鍪仌励黝歵-浶/点丌典罼挡孇「杂<他碰藼bsp想孓

见轑怕争初圅鿝S+/p> 挡Mimic」輦

/p 首=/p> 的道佮那世怕二續狰断歵浶/点目共睼bs漓皦

>太宰治向棌不蔷S黁6怕争初肯/p> bs/p> 纉忀吺=bsp认阷S藠/p> 夰䍐而待丌诸侦社伏占愻玠杮黉吧丞夅阰岰丛占太杮bsp(p妈育就法藍浶显轻兀36浄朝芣>p冲撞鲸牮牵E丮妷p愌篓琈厉妈礘活太歏机黝窨p憞pbsp/p> [玾见轋圅强烈憧憬S(太估>欢浄〻斦玧丈太浉么太朢川bsp法措讘厰角<篰/p> 的S初怕/p> 畐丞夝夾吧朝起走> p太宰>太宰治向棪纈黉丷?在丢p䋠杂朣/p> S诼见轌箥妝管他,三篌p勾机会朌bsp叱篨厰导飰朣"bsp兀 搭桜䄰6怕争扮引导角付㸉乊 搭桜路引导6双bsp/p仌孖怕鈚简璾横滨䀾p漰够

>太宰治向棋圅黉在 /p见轥点瀷皦杷/党鈉九 咱轅´д`>此;輛认臥的p⟉夁釥的ﰪp掰圪䠖愅荒妙烀=bsp并靶/p> 兀现妓怕兀夦3怕争鈚漓黉他澓漓黉他p/p> 榠榍載篌孖川妓bs 妙烷6就里以纰漓丝篫漈盈㼍浧阰继绥 励/p> 努佌考户6怕断䇓冲&n>/p> 漾怕亍浧纈 怕玼玗/p> 兀川纊<漤>p

>太宰治向棊<臥砉<溶漉築兀=对妷6对妷(厓/CP角讲椧三篌 萺萺bs此吳span>咳咳法探怕鈥p䀌璪p/p> bsp

>太宰治向棉初斘采坑伍浧阰熖/p补浧館补e40bsp

/p入看浧 黉篧阰熟圼剧惀专p看逝䤪蟷6椧三兀采⣉ 见轥看圥bsp厦 执箥妰丣浢不蔣>元怕鈥築

敬仰/p> 鈥浢弐而p挜养让p我/p> 築的pbsp渐渐绰如/篊<对吅深CP6怕争/p> 感惣J讘哸箭洶漖我兮讨,篊<愌对尧濝元篊<&n天bsp藠绰如3/<篼见轌,三p欁情隐忍浊<丰渁度黋夏忍bsp善欁感惣纶黁E隐忍杗琠隐杤张忍杗&n形容纊<阢春隐晦酦尤刾外怕争/p> 情度隐藏侈p輖戠鼝獰妦/p> 导怕亍輢<沾关怕亁p苍輢/p> 黝劸丛劸築p愝耰怕亠杁妥昹想孓画浢/p>

酖歼圍輢 企感惣语述他 做䀝乖巧 尝<隐忍輌玌现对他粼bs丅擅趪球 付不p䠖pbs并面p耰 怕亪䠖愅装bs漗皪續/p> &n防备川怯bs嗶怕产纈丌

>太宰治向棉之p欁杧耋段汼篌孖诽宸p/感惣纶䈮吅p许暄臥掘bsp欁情痾虽话並寻bs碎里仍p如暉=杁pbsp

>太宰治向棉="宸阅

>太宰治向>太宰治向PSp臥朘隌箥妰=_=脼活箂<缘S黉篼见写bs法授就抍p〰乊<段缌靉新bs臥

耥並

>太宰治

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8%B1%AA%E9%87%8E%E7%8A%AC">● 豕犬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5%A4%AA%E8%8A%A5">● 怒/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5%A4%AA%E5%AE%B0%E6%B2%BB">● 樱怕亱ankhref="http://mengpusanqiu.lofter.com/tag/%E6%96%87%E9%87%8E%E8%8A%A5%E5%B7%9D%E9%BE%99%E4%B9%8B%E4%BB%8B">● 樒/p> 龙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