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敦芥】厨房系男子

一个短打。



***


中岛敦觉得芥川下厨的样子特别好看。


不仅因为衣帽上带着猫耳的黑色长袖衫加紧身修腿牛仔裤的日常系搭配,或者遮在身前增添人间烟火气息的吊带围裙;也不仅因为那双曾经持枪缴械生有薄茧却能娴熟切菜的纤白巧手,或者揭开盖时从锅子里飘出的番茄牛尾汤的温雾和香气,还因为,眼前这个切着洋葱却被辣出眼泪,不得不停下用手背去揩,身上罩着一层午阳浅晖的芥川,才是生活中的芥川呀。


对方突然停下手中的活扭头看他,中岛敦朝他歪头一笑,芥川瘫着脸,血丝还没消退的眼睛上下左右打量他一番,用棒读的语气说:“人虎,你锅沸了。”


“?”中岛敦猛一低头看见电磁炉上溢出一片泡沫的豆腐锅,“嗷”地一嗓子关了火,挠着后脑对芥川笑道,“哎嘿,谢谢你啦!”


***


中岛敦是通过路边一位兼职大学生所发传单上的信息找到这个厨艺培训班的。来参加厨艺培训班实属生活所迫,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会做的熟食只有茶泡饭,侦探社的员工没有食堂,旋涡咖啡厅是西式简餐,量少价高,时不时要为前辈垫付咖啡钱的一介员工中岛敦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决定来厨艺培训班碰碰运气——哪怕学会一两道小炒也行啊。


他用三个月的薪水报了名,怀着阳光般的心情迎着阳光去上课,刚进教室就被雷当头一劈。

左手靠窗倒数第二排那个黑衣男,不是芥川吗?


中岛敦缩着脖子找了一圈,发现整个教室只有芥川旁边的位置为空时,他的头上开始下暴雨。

“中岛同学,快坐到位子上去吧。”一身厨师打扮的美女老师冲他甜美一笑。中岛敦扯了扯嘴角,顶着雷阵雨踱到芥川旁边坐下。美女老师开始自我介绍,然后让同学们逐一自我介绍,从最右边开始。中岛敦小声问芥川:“你怎么也来了?”


“在下来监视你。”芥川双手环胸不假思索地回答。

“哈?”

“在下不会错过任何近距离观察你的机会。”芥川偏头朝中岛敦颇有气势地一瞥,“游轮一败之耻,在下定要洗雪。”


中岛敦被他盯出了一脊背冷汗,心想太宰先生您又给我找事儿,嘴上硬道:“打架的事暂且不论,你敢不敢和我在厨艺上一较高下?”


芥川冷冷一笑:“只要对手是你,无论什么挑战,在下都会奉陪到底。”


“那好,学期结束后有一场毕业考核,每个人要在规定的时间做符合规定的菜,还可以带亲戚朋友来品尝。”中岛敦特意强调一句,“太宰先生也会来哦。”

果然,听到“太宰先生”四个字,芥川的眼里燃起两道光芒(很快就熄灭了)。


“很好,你就等着哭吧,人虎。”

“谁哭还不一定呢。”



——定了,定了,是我哭。


中岛敦望着糊锅的鸡蛋饼,再扭头看看垃圾桶里的一堆鸡蛋壳,欲哭无泪。再看看芥川,已经开始挤着番茄酱在椭圆形的蛋包饭上画波浪线了。他举起平底锅,金黄的鸡蛋液生生被他煎成了焦糖色锅巴,又破又薄几乎与锅底融为一体,已经搞砸第三个了,是按PPT给的步骤做的,一步不差,为什么就是不行呢?他有一种想把平底锅拍在自己脸上的冲动,生无可恋地看向旁边,纠结着要不要向芥川求助。


他脑内有一只小月下虎和一只小罗生门在掐架。


小月下虎说:“去吧去吧,毕竟人家会呀,还是你在异能社团兼厨艺班的搭档!要是不去问,按这里自己做的菜自己吃完的规矩,你今天晚上打算吃糊锅巴吗?”

小罗生门说:“哼,你忘了他以前怎么揍你么?凭什么请教他?吃糊锅巴怎么了?你连子弹都咬过,还怕它?”


小月下虎说:“可你们是搭档呀!搭档就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呀!”

小罗生门说:“搭档是太宰先生和厨艺老师的安排,又不是你自己选的!再说了,你问他他就一定告诉你?我看未必,你还是不要自讨没趣。”


小月下虎:“可是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他也在你迷茫时指点过你迷津呀。”

小罗生门:“可是你又要挨一顿嘲讽。”


小月下虎:“嘲讽怎么了?你了解芥川,知道他就是这样的性子呀,虽然刀子嘴,可哪一条没点破要害呢?去吧去问吧,男子汉大丈夫这点肚量都没有吗?”

小罗生门:“哼,一跟芥川说话不是逞能就是紧张,等会儿舌根一软说漏嘴可别怪我没警告你。”


小月下虎:“说漏嘴怎么了?那就让他知道你喜欢他。”

小罗生门:!!!


小月下虎:“你喜欢他。你——喜——欢——他——”


“芥川。”中岛敦放下平底锅,郑重其事地转过身,大义凛然地望着芥川,绷直后背,端端正正鞠了个九十度躬,“拜托了!请教我做蛋包饭!”他合着掌,抬起头,星光璀璨的金紫色眸子射出两道彩光,左右夹击包围了芥川。


“人……人虎?”



最后芥川还是答应了人虎的请求,却也不上手帮忙,只在一旁指点。


“火开大了,小一点,用中火。”

“再加点油。”

“可以下锅了,鸡蛋呢?……你不会忘了打鸡蛋吧?”


当然,最后还是上手帮忙了。

“人虎,铲子。饭要粘锅了。”

中岛敦利索地把铲子双手放到芥川摊开的手掌上。伴着芥川又是划铲又是摇锅的动作,熟米、肉丁和蔬菜丁炒热混合的香气很快就飘出来了。中岛敦看着芥川被火光映照得红润的侧脸,被汗打湿的刘海沾在前额上。他突然觉得,这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样子。


中岛敦忽然想起,自己在孤儿院时,曾被一位厨娘发现他到厨房里偷吃剩下的凉饭团。那位厨娘非但没有提他到院长那里告状,反而给他沏了碗茶泡饭。从那以后,他就学会了如何做茶泡饭。

晚饭剩下的鸡肉,海苔丝,一小碗米饭,浇上热茶与昆布盐搅拌,成了不足果腹,却可暖心的一餐。


那位厨娘告诉他:为饥饿的人做饭是种快乐,吃诚心诚意的人做出的饭也是种快乐。会为某人付出柴米油盐的男孩子也好,女孩子也好,都是值得相伴的。

要是能和芥川一起负担柴米油盐就好了。



“这是我吃过最美味的蛋包饭!”中岛敦嚼着蛋包饭口齿不清地说,他盘中的蛋包饭已经没了大半。培训班品尝室的餐桌是按烛光晚餐的风格设计的,镀银烛台上三根蜡烛的柔光将人的肤色照得美丽而富有浪漫气息。


芥川不是很饿,加上平时养成的饮食习惯,吃得很慢,蛋包饭只缺了不到三分之一。他咽下细细咀嚼过的米饭,撩起餐巾角擦擦嘴,问道:“你吃过几次蛋包饭?”


“一次。”中岛敦竖起食指,兴致勃勃地说,“其实,我在今天之前还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名叫蛋包饭的东西存在。”

芥川心情复杂:“那你真是辛苦了。”


说话的工夫,中岛敦已经吃光了剩下的小半个饭团。沉浸在成功与美食的喜悦里,没多思考芥川发言的深意,他抬起头,弯起眉眼朝芥川粲然一笑,挑成新月的嘴巴角上还沾着一小粒米饭。


芥川正愣着,中岛敦的脑袋上忽然冒出两个毛茸茸的、圆圆的银色虎耳来,还很萌态可掬地动了动。芥川张了张眼眶,脸忽然热起来:“你……头上……”


“诶?”中岛敦摸了摸脑袋,触到一片柔软。“啊!”他慌忙把耳朵按回去,一边面红耳赤地解释,一边和不断冒出来的耳朵做斗争,“没什么……那个……我一紧张就会……啊不是,是最近社长出国洽谈所以人上人不造不太稳定!”


芥川看着中岛敦手忙脚乱的样子,趁他不注意,偷偷笑了。


***


培训班的教学内容是两道凉菜、两道热菜、一道主食、一道汤和一道甜品,构成一桌完整的套餐。

中岛敦的豆腐汤经芥川提醒救场及时,顺利通关。



“芥川你怎么这么会做饭啊?也是太宰先生教的吗?”中岛敦一手抱着不锈钢盆,一手握着打蛋器翻搅里面的稀奶油,甜品他打算做蛋糕杯,蛋糕胚已经独立完成了。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他的技术有了很大进步,起码不会摊出锅巴一样的鸡蛋饼了。


芥川沉默许久,调好了糖浆才闷闷地回答一声:“嗯。”


“黑手党的人都好厉害呢。”中岛敦由衷赞叹,举起沾满稀奶油的打蛋器,上面的奶油还没凝固,像油漆一样滴下,他低头看了看笔记上的步骤,要高速打击至少半个小时稀奶油才会凝固,可他的手已经酸了。

中岛敦看看芥川,那人忙不迭的样子,认真的神情,调了一碗鸡蛋面粉液和一小碗枫糖浆,大概是要做华夫饼之类的。


他的搭档总是一副认认真真,仿佛什么都不想,又仿佛心事重重的表情。他露出愧疚的微笑,轻声说:“抱歉呐,没多想就问了,提到那个人。”


“没关系的。”芥川本来只是随意看他一眼,目光却定在他握着打蛋器的手上,“人虎,其实,这个世界还有一种东西,叫奶油搅拌机,就在隔壁厨具室。”



今天芥川忙到格外晚,所有学员都离开了还在烘焙室待着,还不许中岛敦看,吩咐他去切水果。美女老师嘱咐他俩记得关灯锁门就走了。中岛敦也不知芥川要什么,选了几个无花果过去,芥川说太单一,他又挑了几样,还好死不死混了几瓣橘子,芥川看着一朵朵橘红色脸都黑了,还是默默把一盘水果通通端进去。


送完水果,不能进烘焙室,中岛敦又回到食材室。今天他做的蛋糕杯颇受同学们的欢迎,上到年迈的老夫老妻,下到扎着马尾辫子的初中女生都很喜欢,七个蛋糕杯分光了就询问做法,唯有他的搭档芥川,自顾自摆弄奶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大写的冷漠。中岛敦动了小心思偷偷藏下一个,留着给芥川吃,就藏在食材室的冰箱里,掏空了的南瓜壳底下。


拿开南瓜壳,小蛋糕杯完好无损地立在原处,中岛敦小心翼翼地把它取出来,像捧着一枚生鸡蛋一样捧着它,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地想给芥川送去。走了一半才想起没关冰箱门,便返回来。现已入夜,食材室没开灯,借着冰箱的冷调光,中岛敦看见一个黑皮笔记本放在桌子上。


好像芥川的笔记本就是黑色的,大小也差不多。


他把蛋糕杯放在一个稳妥的位置,掏出手机打开照面,关上冰箱门,借着手机的光走到桌边,看清了笔记本,黑色,羊皮,没错,是芥川的笔记本。忽然他手机一振,是芥川的短信:品尝室老地方等我,十五分钟后见,如果我见不到人,你知道后果的。


中岛敦在回复栏里输入:好的。我在食材室发现了你的笔记本,太大意了,下次要当心啊。

他的拇指悬在“发送”键上,顿了顿又按下删除键,只回复了个“好的。”。


他们做饭时,芥川总是先比中岛敦做完,之后拿着小本子不知写什么,时不时还看看中岛敦,眼见美女老师快来了就利落地一收,也不给中岛敦看。中岛敦巧取豪夺什么方法都试过了,芥川就是不给他看,还板着脸威胁:“杀了你哦?”


这是天赐良机,正好可以看看他写了些什么。中岛敦断定不可能只有厨艺课笔记,若只是笔记,也不至于偷偷摸摸遮遮掩掩,说不定是做菜秘诀,或者是“人虎观察日记”之类的,他不是说过不能错过任何近距离观察自己的机会吗?若真如此,他更有权利看了。


第一页:星期六  晴   第一次厨艺课  人虎不会刮鱼鳞,不会清理鱼肚子,切的生鱼片里居然有那么长的大刺……

后面还有,多半是吐槽,中岛敦没继续看,直接翻第二次课。


第三页:星期天  晴  第二次厨艺课  人虎左手刀工没有右手好,不过有潜力。

啊,被夸奖了呢,应该感到高兴吗?


……

第十六页:星期六  雨  第十一次厨艺课  人虎不会摊鸡蛋饼,在指点下十五分钟就学会了,其学习能力十分可观。

真的,真的,真的是人虎“观察日记”啊。中岛敦寒毛一竖,芥川说的“监视”,果然言出必行。不过监视归监视,记录混着浓浓的吐槽气息是怎么回事?隔着纸张中岛敦都能感觉到芥川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嫌弃。


他又往后翻了一页。

第十七页:星期天  晴   第十二次厨艺课  人虎对在下说的“请和我交往吧,我想天天和龙之介吃彼此做的爱心午餐”是真的假的?


“…………”

Ex……cuse me?

中岛敦大脑先一片空白,然后发生脑内宇宙级别大爆炸:什么时候的事?在哪发生的事?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之后发生了什么?


在依次闪过了工作表、小说月刊、茶泡饭、最新电影的海报、奥特曼打小怪兽、横滨港口、某财阀今晚8点将在厨艺教学班写字楼所在的街区举行婚车游行的电视新闻之后,他好像想起来了。


有天他们因为出任务,翘了一次厨艺课,任务结束后到茶屋吃宵夜,那天正好是中岛敦成人礼过去整一周的日子,于是他们点了些烧酒庆祝,芥川奉行无酒饮食,所以中岛敦喝的比较多。

虽然他推断是酒后吐真言,但实际上依旧没有确切的印象,他只记得自己举着杯子碰上芥川的果汁后说了声“干——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躺在社员宿舍里。


他看看日期,是那天没错,没有关于他厨艺的记录和吐槽,只有这一句话。



怎么办?他这么唐突就把白稀里糊涂告了,怎么跟芥川解释?难不成直接顺水推舟?啊啊,可是芥川什么表态?单凭这句不咸不淡的记录,根本不可能知道心意。


“人虎,你在这里做……嗯?”


中岛敦石化在原地,机械地抬头看向芥川,两个手机发出的光在两人之间照出一片光域。中岛敦一手举着笔记本,一手举着手机,笔记本上还翻到问表白真假那页。完了,被抓个现行,怎么解释他才会放过我?跟他说“你可能不信,是手先动的手”?


那只会死得更惨。


芥川也慌了,他的确发现自己的笔记本不见了,想起是去拿枫糖时落在食材室,就担心被人虎发现才赶来找,结果还是晚了一步。他张张口,问出一句:“你……都看过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


“啊……反正,我喝醉表白的那页是……”


两人都用一种“人生自古谁无死”的表情望着对方。少顷,芥川打破沉默问道:“你要是没想好,先不必急着回答。”


“嗯。”中岛敦的声音有些虚,头上的老虎耳朵又冒出来了,配上颇为讨好的、萌意十足的眼神,叫人不忍对他动粗,他斜身拿过蛋糕杯双手捧着伸过去,“来点蛋糕?”


“罗生门。”

“呜啊啊啊啊我错了!”

中岛敦被芥川的私服化出的不太正式的罗生门牵着双手一路拉到品尝室。令他欣慰的是,芥川发动另一条罗生门取走了他手上的蛋糕杯,咬了一口,微妙的眼神传达出“他比较喜欢”的信息。


只有他们经常坐的那一桌上点着三支蜡烛,淡橘色的光照亮一小片天地,旁边就是落地窗,外面是繁华的夜景,最远处是海和月。


桌子上摆着两份可丽饼,薄脆是酥饼卷成扇形,里面是香草和草莓味道的冻奶油,点缀着水果和巧克力棒,淋了些枫糖浆。

“这是……你做的?”中岛敦的表情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听镜花说过 ‘可丽饼很好吃’。在下去查了食谱和维基,它源起于法国,是救人于饥饿中的美食,流传至今。之前做过两次,薄饼的完整度和薄厚失败了,今天第一次成功。”


中岛敦拿起可丽饼咬了一口,又香又脆又甜,凉奶油入口即化,仿佛有一群金发Q版小天使围着他绕成一圈唱颂歌。


“很好吃!”

“谢谢。”


很快桌上只剩两个空空的盘子。


“啊~好饱~”中岛敦舒服地倚在座位上,“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可丽饼!”

“歇息一会儿我们就去车站吧。”芥川看看指到七点五十的手表,无意间瞥见自己的笔记本,他瞪着笔记发起呆来。或许是搭档之间的默契,中岛敦察觉到空气有些微妙,向芥川瞟去,发现芥川两眼发直地盯着引起尴尬的“万恶之源小本本”,不由得心头一紧。


忽然芥川咳嗽一声,于是他的心理活动更激烈了。这次只有一只小月下虎,穿着啦啦队服拿着花束跳着奇怪的舞蹈:“去吧!大胆表白吧少年!嘿咻~嘿咻~”


他头上的两只虎耳又冒出来了。


“好了我们走吧人虎。”芥川伸手去拿本子。


“等等!”中岛敦扑上去按住芥川的手,“我喜欢你呀芥川!”


他双手捂住芥川的手,把他护在掌心里,抬起头:“是想和你一起负担一辈子柴米油盐的喜欢!”


“人虎?”


“我说的 ‘请和我交往吧,我想天天和龙之介吃彼此做的爱心午餐’是发自真心的!是酒后吐真言!”


芥川和他面面相觑,蒙圈的大脑回过了神,一边抽手一边问:“就因为我做的饭?”

“不止这个啦!我们一起出过生入过死啊!当然因为你是龙之介啊!是无可替代的、独一无二的龙之介啊!”中岛敦一边拼命拉着不放他走,一边高声说道,“龙之介对我最好了!我最喜欢龙之介了!”


“怦。”

“嘭!”

芥川听见自己的心跳同远处升起的烟花一同炸成绚彩。


手表的秒针指到数字12时,婚礼进行曲悠扬浪漫的旋律伴着启程的车队一起传遍了整个街道。


芥川不再挣扎,另一只手从外围拍上中岛敦的手背:“你可考虑清楚了,人虎?”



Fin


和你们说一下我这篇同人的心路历程。

我刷了两遍速8:自己看了一遍,陪室友看了一遍,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看这个系列中的一部作品,各种靓车开出花的场面真心帅炸。本来想写一篇敦芥联手出任务顺便在路上帅气飚车的同人,结果发现自己构思的情节有些……小儿科,飞车的大场面又不太会写。

所以我擅长什么呢?

昨天我骑车去买晚饭,骑着骑着想明白了,是吃。

然后,就有了这篇小甜饼。



评论(7)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