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太芥】触手与情爱

全文绿色环保无公害,请放心食用。




“芥川君对「触手」这个东西怎么看?”


来海鲜料理店一向必点螃蟹的太宰治,现在面前却只摆了一盘章鱼刺身。檀木色的筷子夹起一片,那是从真蛸身上剁下的触须,紫里带白,原有三根手指加起来粗细,如今被切成薄薄几片,吸盘的轮廓也因刀俎之刑而不尽分明。


“在下不太明白您的意思。”对面芥川正襟危坐,双手捧着白陶瓷杯啜下一口麦茶,淡然也深沉的眼神朝太宰一瞥,青涩未脱的表情倒也古井无波,“在下闲暇时从书中却也看到过:真蛸的触须加工成肉干以后的海产品谓曰「章鱼干」,是可口的佳品,孕妇服之可催乳。不过没有亲见亲尝过。”


“这样的回答是否该被称赞为狡猾呢?”

“在下对这样的称赞敬谢不敏。并且您在这样的场合提这样的问题是否考虑过不合时宜?”


太宰治拈起杯一呡里面的烧酒,笑起来时双眸眯成狐眼的样子:“呀啦,说尴尬的话题被小笨蛋君教训了呢!”他的语气和流过芥川咽喉的茶水一样温暖绵柔,脸上的笑意却明明白白让人读出了“你渐能耐,都敢教训我了吗?”看得芥川脊骨一挺,心虚地垂下眼帘:


“太宰先生,这样的话题确实不适合在公共场合进餐时谈。”


太宰治看到小笨蛋微微偏过脸,银白色发尾扫过的肌肤晕染上朦胧而浑然天成的胭脂色,善于捕捉的眼神一扫就看见他压在膝上握紧的双手,却还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明知故问:“芥川君想到了什么?在老师面前就说出来嘛。”


芥川像条上岸的黄鱼一样绷直了身体,好像随时会发动罗生门把自己包裹成密不透风的粽子一样。这副害羞的模样让太宰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虽然本来也不差),露出一张烽火戏诸侯的美丽笑颜来,似乎忘记了谁才是始作俑者:“看样子,是限制级的……”


“太宰先生!”


“啊好好你坐稳,”与其说安抚,不如说已经尽兴,他招呼道,“服务员,买单。”





“现在可以说了吗?”

“请恕在下直言:您把在下请到家里就是为了谈论这个问题?”


太宰治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这个空间够私人,而且隔音效果好。我认为在此举行刚刚「限制级话题」的讨论并没有问题。”


芥川想要不是太宰先生主动约自己出来明天又是假期才不会逗留这么晚,别人家的床又睡不习惯。“咳咳,”芥川正了正坐姿,认真地说,“先生允许在下再问一个问题吗?”


“你问。”


“先生为什么突然想起问在下这个?”


太宰一脸料事如神的挫败感:“想到你会问了。因为前几天受邀负责拍卖会的安保工作,见到了江户时期画师北斋的《海女与蛸》……的赝品。”


“……赝品?”


“嗯哼,我之所以去参加拍卖会,是因为主办的富商分辨不出哪一个拍卖品是假的,委托侦探社帮忙辨认……这是公事了,以及涉及家族纷争和保密协议,我能透露给你的只有这些。现在事情解决了。”


“那幅赝品?”


“烧了。”太宰顿了顿,“不过竞拍者们对于这幅画的第一反应让我产生了兴趣,名门望族腰缠万贯的上流人士们,见到这幅作品以后的情态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惊讶,有人害怕,有人兴奋,有人着迷,有人懵懂,却很少有无感的。芥川君看过那幅画吗?”太宰捏起盘子里一个樱桃吃。


“看过彩印版。”


“哇你居然背着我看小黄图!”太宰浮夸地装出崩溃的样子。


“……是百科全书上的,江户浮世绘·葛饰北斋篇。”芥川继续说道,“若由在下看来,触手这种东西,和人的情/欲有关。尤其是北斋那幅《海女与蛸》,与一大一小二蛸交/媾的采珠女,其实是被情/欲和强力控制的女性吧?也有把蛸解释成男权的。不过世人大多把它和性、情/欲联想到一起。”他顿了顿,“如此说来,先生的那个问题,也可以解释成在下对情/欲的看法了吧?”



太宰正听得饶有兴趣:“那么芥川君对此又有什么看法?”

芥川反将一军:“先生又有何指教?”



“嘛,情/欲这种东西……”太宰倒也不介意先说,“在很久远的时代,其实人们重视它也崇尚它。比如希腊神话里主神宙斯的风流情史,再比如金苹果纷争的最后,帕里斯为了倾国倾城的娇妻而决定将金苹果赠与爱与美神阿弗洛狄特;像兄妹结合这种近亲之交也是毫不避讳的,东方不是也有伏羲女娲兄妹结婚的神话传说吗?说到底人是动物,情/欲也是本性之一呢!西方宗教里把它归入   ‘原罪’ 倒也有道理,因为它是先天的,人体基因和分泌物的结果,而人纵欲无度会猝死或减寿,现代科学也表明虽然适度的那种生活有利于身体健康,但无节制的话可是会出人命,法律也在相关问题上做出妥协和制约……之类的呐。”太宰躺下,腿脚伸在暖暖的被炉里,侧卧身体单手托着脑袋,对已经脱离视野的学生问道,“芥川君不躺躺吗?很舒服的。”


芥川绕过来,以拘谨的姿态跪坐在太宰身边。


太宰挪了挪身子招呼道:“到被炉里来才暖和嘛。诺,够你躺吗?”


“那在下失礼了。”芥川听话地钻进被炉,这样他就躺在太宰先生身边和他面对面。先生身上有好闻的香草味,那双褐色的瞳仁离近看像深海晶石,更精致也更透亮,而且被炉里真的比外面暖和多了。 


好舒服啊。芥川轻轻地想,嘴上认真道:


“是的,情/欲这种东西是本能,所以它可以是福音,也可以是罪恶。”



“只是,没有人过问海女愿不愿意。章鱼的触须除了情/色意味,还很强势,那样四面八方缠绕住海女。”芥川说,“老实说,在下并不赞同在情事上谁强迫谁,不仅是办正经事,爱也罢——如果不能两情相悦,还是单念到彼此遗忘要好。互爱的前提是须互敬。千方百计的求爱在修成正果之前更接近于策略。相比之下直球是最好的,但往往很难打出去,抑或被狠狠地丢回来,却是最浓的真心。所以……”


“是啊,所以我才对女孩子说「陪我殉情吧」这样坦率的话啊。可惜居然没人领情啊~”


——先生……您属于特殊情况。



太宰又开始顾影自怜起来,但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怎么看都是无病呻吟,或者说太像无病呻吟了。



一只温度微凉的手轻轻覆上脸颊,修长骨感的手指摩挲光滑的面庞,芥川拍拍太宰治的脸颊,慢慢地把他的头发别到耳后:“先生,别闹。”


——像小孩子一样。



太宰看着他宛若贤妻良母的样子,不禁“噗嗤”笑出声来,捉住他纤细的手腕,一边轻轻探去胳膊在他身体上游走一边幽幽地说:“想象一下那些又软又黏的触手,带着滑腻腻的分泌液缠住你的腰肢和大腿,与你肌肤相贴……”


“罗生门!”

“人间失格!”


芥川一溜烟钻出了被炉,因为心跳加速脸颊红扑扑的,一双黑眸警惕又怨念地盯着趴在榻榻米上的太宰治,两手一抓裹紧了自己的风衣:



“太宰先生!”



FIN


短打,师徒关于触手这种耐人寻味的话题的浅论,当然做了爱情方面的延伸。


关于“触手”这个话题,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一篇文章,写得很好,尤其是“触手”与“情/欲”的对照,可以说我这篇文也是受它启发,这里给大家传送门【点我】可以参考或者补充知识。昨天晚上有点迷糊给忘了。

评论(10)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