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敦芥】黑敦白芥的场合02

黑敦白芥设定,脑洞而已,第一弹走【这里】


<<<<<


今晚的夜风比平时幅度大些,尤其是在60层高的大厦天台。


黑发青年低头俯看,视线掠过数百条纵横交错的马路,玩具大小的汽车打着灯群蚁排衙成银河网,拔地而起参差不齐的建筑物,一直望到弧曲的海岸线,还有集中停泊在港口的各式船只,更远处映着粼粼紫光的海水。


巨大的圆月悬在海平线上空,月晕是红的。


中岛敦收了收下巴,看到自己白色球鞋的鞋尖超出天台围栏半截。一阵风吹来,身后好像有气球顶着,双手背后,身子前后小幅度摇晃了一下,最后还是站得很稳,只有皮带和挑染成红色的刘海随风翻动,波涛一样。


身后传来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你来啦,很准时嘛!”中岛敦没有回头。虎化的双手双脚借着栏杆发力做了个漂亮的鱼跃式跳高动作,顺利避开左中右三路袭来的白兽,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并且在平稳着陆的瞬间解除虎化。 


“完美。”中岛敦比了两个拇指。

芥川冷冷地看着中岛敦,白色风衣的衣摆随风翻飞,耳畔黑色的发梢扫过干净精致的脸庞。

“你只要再快一点点,就能把我推下去了。”中岛敦摇摇晃晃地踱着步子缓缓朝他走来,还拈着拇食二指比出“一丢丢”的手势,“侦探社的家伙们都多愁善感得很,所以出手才婆婆妈妈,你被他们教的?”


不许你这样侮辱太宰先生!芥川刚要反驳,中岛敦却身形一闪不见了。老虎锋利的爪牙抵着皮肉,沿着芥川脖子中间轻轻上划,他被迫抬高了下巴,于是脑袋离中岛敦更近了,青年温热的气息醺红了脸。


“好快……”芥川不由得脱口而出,“食人虎的速度吗……”他的双臂被对方反剪在背后——扼着手腕的也是一只虎爪。

更糟的是,中岛敦比他矮一点,现在却肆无忌惮地舔他的耳朵。

嘶溜。嘶溜。


黑发青年贴在他耳边挑逗地开口了:“还是说,你舍不得?”

“变态!”芥川怒喝一声,发动罗生门向后袭去。中岛敦凌空一跃,跳出一段距离,芥川转过身,他们之间又变成了刚见面那么远。


“你打电话给我,说告诉我卡尔马公司的运货路线。说吧!”


“别急嘛。我们好不容易才见一面,先聊聊天呗。”

“不需要!”断然拒绝。

“啊……你这么说我很受伤的!”中岛敦露出一副心碎的表情。

芥川双手环胸冷笑一声:“你该照照镜子,浮夸的演技。”


中岛敦立刻换了一副古灵精怪的表情,他挑了挑眉:“你还想不想拿到情报?”

芥川握紧了拳,他知道中岛敦肯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快给我!”


中岛敦瞬间移动到他面前,凑过去几乎抵上他的鼻尖,手指轻轻一拢从他微抬的下巴抚过,像逗弄一只初醒的猫:“你的诚意呢?”


“要是像上次在迪厅那样,衣服还没脱就撕破脸,还被从二楼的窗户推下去,我岂不是很亏?再说这里可是横滨第二高的楼,有60层呢!”


芥川被他带着情/色意味的语气羞得脸颊发热:“那,也要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中岛敦从口袋里取出一个U盘捏在手里晃了晃,在芥川身手夺取的瞬间把它攥进掌心收回,还顺势把美人往怀里揽,却险些被罗生门刺个破相。


变态!

“你肯定又在骂我变态。”中岛敦只好暂时同芥川保持一定距离,不过脸上依旧笑盈盈的。“既然如此,我也告诉你一个事实吧。这个U盘里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客户?黑手党也是有——”

他虎化的手臂一把抓住迎面刺来的罗生门,撕裂。“……职业道德的。”他认真补充完整。

“以及,我不喜欢别人打断我说话。”他深深地看着芥川。

芥川愤愤地瞪着他,迫于他眼里的杀意又不敢轻举妄动。


中岛敦朝他走来,就像最开始那样,不过这次不是吊儿郎当,而是带着气场走到他身前。

“还有——”中岛敦的表情突然由严肃变为俏皮的笑,一脸春暖花开,“我果然没猜错,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啊~”


芥川羞愤地瞋视着他,因为过于气恼,他的眼角都有一圈淡红色的晕:“你跟我讲黑手党的职业道德,黑手党一向不做无利可图之事。你既然把我叫来,就不会让我空手回去。”


这次改中岛敦愣了,他睁大眼眶,眨眨深赤色眼睛的样子还真称得上呆萌可爱:“哇哦!想不到你这么了解我!我可以当作夸奖收下吗?”


“随便你。”

“真是谢谢啦!不过你要是愿意到床上表示一下,我保证你会给我更多夸奖的……喂喂别动不动就放你的白兽,太凶了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


一番闪避后中岛敦再次趁芥川不备贴到他身后,这次变本加厉直接用虎尾缠住芥川的腰把他揽进怀里。没有虎化的手钳住他的下巴让他头抬起,下滑一段掐住他的脖子,以中岛敦在黑手党的训练,稍稍发力就能让他窒息。


换了语气,换了态度,中岛敦一字一字地发表自己的浪漫宣言。

“当然,这正合我意。因为我不喜欢和任何人在任何场合分享我的任何猎物,尤其是终身制的。”他的手指在芥川雪白的颈间逡巡,常年持枪的缘故,指节上带着薄薄的茧,接触皮肤有奇异的酥痒感。


“你说够了没有?这种话……”

中岛敦捏住芥川的下巴轻轻一转:“呵,你听够了没有?”他吻上了猎物的唇,舌尖探进去。


嗯,无花果的味道,好甜啊。


“食人虎就算被刺中心脏也可以自愈,一定要小心。”与中岛敦有过一面之缘的国木田曾这样说。

——但是刺中心脏很疼很严重对吧?所以我就这么做了。



“唔……!”一口血从中岛敦胸腔直达口腔,顺着唇齿之隙流进芥川嘴里。

腥甜的味道。

尽管有自愈能力,但还是疼极了。中岛敦被迫放开芥川的下巴,握着他刺进自己体内的罗生门低声说:“你刺偏了,我的心在这里。”他虎尾发力,芥川的身体更紧密地贴上他的身体。他因受伤而变沉缓的心率穿过衣料和皮肤共享给了芥川。


噗通。噗通。


中岛敦舔舔嘴唇上的鲜血,被击穿时还在与芥川纠缠,他下意识咬破了他的……应该是唇瓣。

中岛敦用拇指一揩下唇:“这个月14号,关于卡尔马,任何情报你可以自己去听。”


“祝你好运,甜心。”


中岛敦徘徊在芥川小腹的手突然一推他的腰背,芥川往前踉跄了几步,中岛敦却整个人飞出护栏,大头朝下向60层差距的地面跌去。


“人虎!”芥川跑到天台边缘隔着护栏向下看,却没有发现人虎的任何踪影,连一滩血迹都没有。离大楼最近的那条马路和一个小时前一样川流不息地行驶着车辆,好像中岛敦这个人凭空消失了。


芥川双手插进风衣口袋,却从右边的口袋里摸出什么东西。他捏着举起一看,是一枚做工精良的微型窃听器,市面上买不到,武器市场或是黑市上也淘不到,这是港口黑手党科学狂人梶井基次郎的发明,港黑的专用产品。


“这个月14号,关于卡尔马,任何情报你可以自己去听。祝你好运,甜心。”


一定是中岛敦刚才偷偷放进去的。


超虎自愈能力那么强,他应该是痊愈逃跑了吧?

中岛敦知道芥川刺偏了,但是芥川没有告诉他:他根本就没打算刺正。


芥川迎着夜风眺望远方红色的月亮,人虎凌空飞跃的身影在巨大的月幕前一闪而过。

芥川嘴角勾起一抹刀锋般的笑,把那枚小型窃听器攥进掌心里。


“祝你好运,人虎。”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抽空更新

本想码个段子,结果写完以后一看统计我去两千字了……


评论(2)

热度(117)

  1. 不写完寒假作业不改名😤梦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