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敦芥】可持续发展恋爱



<<<<<


婚礼地点在蒸汽朋克的露天甲板上,顶上的热气球是白鲸造型。新娘脸上蒙着头纱,看不清脸。走过红毯,站在鲜花前,神父国木田捧着“理想”手帐一脸肃穆地朗读誓词。

“中岛敦,你愿意娶旁边的姑娘为妻吗?”

“我……”


“人——虎——!”

中岛敦猛一回头:芥川穿着洁白的维多利亚女装风格婚纱,绸缎包裹着窈窕的腰身,蓬蓬的裙子一直到脚,但敦还是看见了他的……白色高跟鞋,樋口和银在后面托着五米长的裙摆,身后跟着黑蜥蜴为首的港黑仪仗兼武装大队。


芥川以拿着狼牙棒的姿势挥舞捧花指向中岛敦:“人虎,你敢悔婚!”

芥川背后,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一左一右冒出来。


太宰先生:“敦君我们不是说好你娶芥川我给你做媒的吗?”

中也先生:“所以我们来抢亲了!”


芥川一撩白色头纱:“罗生门!天魔缠铠!”


然后中岛敦醒了。

感谢刚刚司机一个急刹车。



<<<<<<


汤河原町今日晴。


中岛敦已经在巴车上坐了一个小时,现在过桥了,他的位置靠窗,侧过脑袋看见有年代的石栏,再往前就是蜿蜒的河道,结了一层薄冰的狭窄的河道两旁是凹凸不平的斜坡,上面草已经发黄干枯了,像硬化的地毯。


中岛敦把脑袋转回来,他腿上放着一个果篮,柄上交织编着红络,里面装了五六个身型饱满、表皮紫红、柄梗发绿的无花果,上面蒙了一层保鲜膜。中岛敦掏出口袋里的便条看了看地址,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此行的目的地,是芥川现在修养的场所。芥川修养的原委中岛敦略有耳闻,据说芥川在港黑一次大型活动中毅然奔赴前线并且大获全胜,却在收尾工作的时候突然昏倒,鉴于他的功绩,还有与侦探社组成“新双黑”的关系,被勒令修养两个星期。


“真幸福呐,我也好想要这样的福利。”想到自己,不仅所在的侦探社因为客流量持续下降面临财政危机,日常还要承受来自某前辈的戏弄并替其善后,哦对了这次被侦探社选为代表去探望芥川龙之介也是这位前辈大慈大悲一拍脑门想出来的主意。中岛敦不禁感慨心累啊心累。

太宰跟他讲的道理他都懂:身为新双黑的一员又是芥川的生死搭档,无论站在维护组织双方关系的大局立场还是个人立场,中岛敦都是最佳人选。不过这并不能阻止他的惴惴不安。


准确地说,他并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芥川。他们虽然出生入死许多回,但毕竟有战场的危急气氛簇拥着,许多行动基本上出于需要或形势所迫,许多行为也是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受本能驱使才做出来的。至于像普通情侣那样,你生病了我去看看你,这样的事,在今天之前他们还没经历过。


等等,情侣?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形容?


啊,大概和刚才那个梦有关。中岛敦摇摇脑袋。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和芥川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敌人吗?可他们明明已经站在同一战线上联手多次。朋友吗?哪有朋友整天见面就恨不得互砍对方?仇人吗?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可是哪有仇人会帮自己挡刀子?如此说来……


中岛敦垂下眼帘,视线落在果篮上,薄薄的保鲜膜反着光,中岛敦看到自己近乎透明的紫金色眼瞳。

我大概是喜欢着他的。

“啊喜欢这种事,自己一个人擅自决定真是好草率啊!”

意识到哪里不对以后,中岛敦终于想起自己还在巴车上,他睁开眼睛环顾周围,接到的尽是关爱傻子的眼神。想想也是,在安静的车厢内突然揪着自己的刘海爆发出奇怪呐喊的家伙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

“抱……抱歉……”中岛敦放下手,讪讪地笑了,突然发现由于自己刚才的动作,膝盖上的果篮滚了下去。


“芥川的无花果啊啊啊!”



<<<<<


中岛敦现在站在门前,门的对面就是他搭档,也是梦里的抢亲人士。

中岛敦怀抱着失去保鲜膜的一篮无花果,脸上带着未干的水渍,捡完无花果以后整个人灰头土脸的,他特意去卫生间把脸和无花果都清洗了一下。


“芥川,听说你病了,我来看你,别误会,我是代表侦探社全员来祝你早日康复的,听太宰先生说你喜欢吃无花果,所以带来一些,你趁着新鲜吃。”


他在心里把准备好的稿子背了一遍,确认无误,他一个深呼吸,打开了门。


“打扰一……”


Excuse me?


他刚刚看见了对吧?他是看见有一只黑色的小猫,团成个毛球窝在芥川盘起的腿上,听见开门声就窜到主人背后去了。


中岛敦眨眼的工夫,小黑猫又跳到芥川肩膀上,暗红色的眼睛瞧着他,轻轻地“喵~”了一声。好可爱啊!中岛敦情不自禁地想摸一摸它的毛。

然而芥川一个手势,猫咪就化成黑泡消失了。

怎么回事?难不成刚刚那是罗生门?


“没有人教过你,进来之前要先敲门取得许可吗?”


中岛敦打量着芥川:他穿了藏蓝色的男式浴衣,盘腿姿势坐在榻榻米的软垫上,平素战斗时用的罗生门如今老老实实保持着外套的形态搭在腿上。


见自己的问话被无视,芥川不爽地皱皱眉头,提高嗓音叫道:“我在跟你说话!”


“噢!呃……抱歉。”中岛敦还是有点茫然,“呃,你有什么事?”

“是你忘记敲门了。”他小声抱怨,“真是迟钝的人虎!”


中岛敦抱着无花果不知所措地说:“那,我再重新进一次?”说罢转身要开门。

“回来!”芥川厉喝一声,成功把中岛敦吓回来后,他语气软下来,“坐吧。”


中岛敦愣了愣,灿然笑道:“多谢!”


“侦探社派你来的吧?”芥川倒了两杯茶。

“诶?你怎么知道?”中岛敦接过茶杯。

芥川啜了一口茶:“中原前辈打过电话,说今天下午有侦探社成员来拜访。”他看看窗外的天色:“不过你来得也太晚了,天都黑了。”


“谁叫你这地方这么偏僻,我下车以后到处问,徒步走了好一段山路才找到!”


“你不要忘了在下的职业,在下高危的工作随时会遭遇刺客,疗养选的地方越偏僻越能隐藏行踪,再说,你以为预定这样的地方作为休养地和你吃茶泡饭一样容易吗?”


高危吗?随时会遭遇刺客吗?中岛敦忽然有些心疼,他想起芥川被击飞撞在墙壁上,嘴角流出的鲜血,还有背上狰狞的疤痕,那些伤口那么深,他又没有超虎那样神效的再生能力,这样单薄的躯体在承受这些负荷的时候,究竟有多疼呢?


他看着芥川,知道他很瘦,这件浴衣对他来说显得宽大了,对比之下他的骨骼更加纤细。


“芥川。”

“嗯?”

中岛敦憨厚地笑笑:“没,就是觉得你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孤单?”他接过芥川用牙签递来的无花果果肉:“刚刚那只小黑猫是罗生门变的吧?很可爱呢。”


芥川望着他的笑容微微一愣,随即瞟向别处,捂着嘴干咳了两声,脸却红起来:“好久没使用罗生门,练练手而已。”

中岛敦眯起眼睛笑了:“嗯,我知道。”


芥川捂嘴咳嗽还回答那么小声,一定是心虚。搭档已久,这点小习惯敦还是心知肚明的。


“既然练习的话,”中岛敦凑近芥川,压住他的肩膀,一脸认真的模样。

“你干什么?”芥川有点蒙圈,这么近的距离,连对方的气息都感觉得到,简直像要做什么可以称为搞事情的肢体活动一样。


“芥川,可不可以……”

“???”

“再变一次猫跟我玩啊?”

“……罗生门!”



<<<<<


黑兽纤细的脖子被虎化的手臂攥在掌心里,双方僵持不下。黑兽的獠牙与中岛敦的鼻尖若即若离,中岛敦的利爪离芥川的脖子若即若离。


“放手你个人虎!”

“你先把罗生门收了再说。”

“呵,不是你要我变的吗?”

“我是让你变黑猫谁让你变黑兽?”

“是啊,这就是加强版的黑猫,可以吃人的。”


中岛敦用力一扯,黑兽被撕裂了,与此同时从别处蔓延过来的一条黑色利刃刺穿了顶在脖子前厚实的虎掌。


“哼,无趣!”芥川收了罗生门,冷哼一声。

“那是我的台词。”中岛敦解除了虎化,坐在榻榻米上,活动了一下已经复原的右手。“这下怎么办?”他指指地上那摊血迹。


芥川面不改色,却也说不出什么办法。

中岛敦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我去找老板要水和抹布。”

“别白费力气了,擦不干净。”

“那也比这么深的颜色强,说不定可以蒙混过关呢。”



芥川一个人留在房里等,中岛敦刚出去不久屋子就停电了,整个小旅馆的电路系统似乎出了问题。夜幕已经降临,这是山里,照明本来就差,现在更是一片漆黑,芥川在房内呆坐了一会儿才适应黑暗,因为停电地暖供应也停了,屋子的热量越散越多,温度渐渐降下来。

体质的原因,加上这次本来就是要休养身体,芥川对温度有很高的要求,现在这样冷,又这样黑,这样的地方也不可能配备暖水袋之类的东西,芥川只在柜子抽屉里找到一小盒火柴,他划亮一根,就着微弱的火光照亮门口,但很快火柴就熄灭了,他就像童话里卖火柴的小女孩,缩在墙角,划亮一枚火柴,待它熄灭,又划亮一根新的,很快盒里仅剩的五根火柴都燃尽了,中岛敦还没回来。 


芥川背靠墙壁坐在榻榻米上,抱紧自己蜷缩成一团,山里寒气重,即使用黑外套再幻化罗生门取暖也不管用,阴冷静谧,让他想起冬天贫民窟的夜晚。


人虎怎么还不回来?


这些年为了积累战果而进行的训练和战斗压抑了他的软弱,但是在静谧的夜晚令他发觉,自己仍是当年贫民窟那个怕冷的孩子。他也有心,也渴望拥抱,需要有人帮他取暖。


如果可以有一个同伴相偎相依的话——他终于意识到,人虎对他而言不仅是搭档或对手,还是可以填补他孤独的存在。


中岛敦端着点亮的蜡烛进来,夜视力极佳的人虎一眼就看见了已经位置变到墙角的芥川。


“芥川?”他把蜡烛放在桌上喊了一声,见芥川不动,敦以为他没听到,提高声音,“芥川,不要倚着墙,很冷的!”

他走过去,芥川窝在墙角,用壁橱里的棉被把自己裹成一坨。感觉到中岛敦来了,芥川把眼睛从被子下面露出来:“你真慢。”

敦略带歉意地笑笑:“我没找到水,回来的路上停电了,又返回去找蜡烛,抱歉让你久等啦~” 

芥川垂下眼帘,嘴巴掩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这里只有一床被子,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回去吗?”

“说什么回去,现在没有班车了吧?而且夜晚走山路很危险诶。我刚刚给社里打过电话了,说我今晚不回去了。”

“我可没说我会留你过夜。”

中岛敦粲然一笑:“那我请你留我过夜。”

“……”

“我可以变成老虎,用皮毛帮你取暖哦?”

“那就快点变。”

芥川把被子掀到他身上,站起了身。



end


评论(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