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黑敦白芥的场合





“没见过你呢。”

“我第一次来。”

“噢,难怪。”剪着奇特刘海的黑发青年眯了眯红色的虎眼,笑容很温柔,却令芥川感到说不出的诡异。

中岛敦的视线在芥川身上来回轻扫。即使迪厅的炫光缤纷缭乱,银白色的头发在黑压压的人群里也太过瞩目,更不要提撩起黑色花边衣袂时露出的雪色小蛮腰,蛇一样地扭动,颜色暧昧的光线下,轻轻一顶胯伸展开肌肉线条,对男人来说是某种暗示。在暗处蛰伏已久的猛虎舔了一下发干的上唇,优雅而势在必得地动身了。

“你舞跳得不错。”中岛敦由衷地称赞。

“谢谢夸奖。”芥川浅浅一笑。

中岛敦含笑地勾勾盯着他:“笑得也很好看。”

芥川又对他莞尔一笑,明显是刻意做的,继而端起杯子喝酒。这种酒是低度数的果酒。他向来不胜酒力。

对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不过中岛敦注意到他稍微滚动的喉结和不断绷直的腰背,知道他其实已经相当紧张。很好,快要上钩了。

“喝那么多酒真的没问题吗?”他故作关心地问。
“刚喝完一杯伏特加的人有资格这样说吗?”

被对方看穿了把戏的敦完全不介意,他饶有兴趣地盯着芥川高脚杯里明黄色的凤梨果酒:“我从没喝过这种酒,甜的吗?”

芥川把杯子递过去:“要试试吗?”

中岛敦伸手去接,芥川却及时把杯子撤回来,他微微扬起下巴,轻蔑地看着中岛,呡住杯沿,将所剩不多的酒液含进口中,前倾身体,一只胳膊环住中岛敦的脖子,脑袋一歪,吻住他,舌尖沿着唇线一划,将酒缓缓送进他的嘴里。



芥川龙之介是一名异能者,作为武装侦探社的成员,他这次的任务是接近并设法卧底在有“食人虎”之称的横滨港口黑手党杀手,中岛敦的身边,从他口中探出卡尔玛物流公司走私军火路线的相关情报。


“芥川君涉世未深,但正因如此,才最不容易被怀疑。那只老虎太敏锐了。”太宰先生如是说。

芥川不想辜负太宰先生的期望,何况被侦探社搭救以来都没能好好报答,便接下了任务。

经过一番调查,他来到中岛敦时常光顾的迪厅,布下饵,诱敌上钩。

那段舞是,这个吻也是。

但他毕竟是初吻,身体是骗不了人的,在黑发青年较强的攻势下,他轻轻打起了颤,人虎的尾巴不知何时贴上了他的腰,只环住一扣,他立刻浑身一软,重心前移倚进对方怀里。

“唔......”

中岛敦顺势搂住他,把他横抱起来,托起他的时候还不忘啄一下他的唇:

“果然是甜的。”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

芥川将计就计勾住他的脖子,凑过去,长长的睫毛刮着对方的脸:“还有更甜的。”

黑发青年会意一笑,抱着他的猎物朝楼上去。

今天上午,一份资料送到了中岛敦的办公桌上。

“芥川龙之介,武装侦探社成员,异能力:罗生门。”

“Sir,要杀了他吗?”

中岛敦半躺在黑色软皮面的办公椅里,盯着资料上那些照片和芥川的事迹看了一会儿,翘起双腿放在桌子上,手指灵活地调转文件:“什么也不必做。”


想和老虎玩捉迷藏,就到我的陷阱里来吧。


---------------脑洞而已-------------------

也许有后续也许没后续,也许有扩展也许没扩展


想写黑敦白芥,还想写娱乐圈paro 论坛体敦芥

当然也可能仅仅想想而已(划掉



前些日子在想假如敦芥有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想头发颜色时觉得既然爸妈头发一个白一个黑那孩子是不是黑白相间,然后觉得这样真的不会触动双黑什么不愉快的记忆吗?比如Q......

我有毒⬆️


手机打字,排版见谅

评论(10)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