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敦芥】芥川我想看你穿裙子!

我不想复习,我想产粮(´Д` )





“太宰先生!拜托了!”中岛敦一个阿里嘎多的姿势以头抢地。

对面太宰先生单臂托头侧卧榻榻米,凹腰翘臀的身子妖娆成一条蛇,纤纤玉指从盘子里捏出抹茶味和菓子送进嘴里,眼睛一瞟一瞥散尽桃花,腮帮子里填着点心鼓鼓地口齿不清:“铝窗啊?”


“不是铝窗是女装。”中岛敦直起身子说。




事情要从三个小时前说起。

敦找到泉镜花的时候,她正和夜叉白雪一起画画。看见中岛敦,镜花赶忙把画册合上,夜叉也召回自己体内。“在画画吗?”中岛敦并没多想,只笑着帮镜花收拾好画笔,“S街的甜品店开张了哦,要去试试吗?”

镜花搂着画册点点头。中岛敦其实注意到夜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但它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泉镜花收起来了。


他们在店里吃甜品时,中岛敦终于开口:“镜花酱,那是什么?”他指指镜花身旁的画册。

镜花盯着他,一脸认真地回答:“连环画。”

“呃,你画的吗?”

“嗯。”

“好厉害呢!我可以看看吗?”

镜花低下头,有点紧张,敦正想说“不愿意也没关系”,她忽然抬起头,眼里闪一丝光辉:“可以。”


镜花画的是灰姑娘的故事,不过里面的人物都用了生活中的熟人代替,比如仙女教母是太宰先生,再比如王子是组合首领,而镜花自己是花园里守护灰姑娘的池塘精灵,除了听灰姑娘倾诉,还可以召唤夜叉,在灰姑娘累得睡着时偷偷帮他浇灌园子里的菜苗、果树和花圃。

嗯没错,灰姑娘是“他”不是“她”,不信你返回去看看。


为什么?因为这个灰姑娘就是中岛敦自己啊!


21世纪健康向上的五好青年中岛敦,在镜花的连环画里穿着蓝灰色的连衣裙,腰上系个碎花边的小围裙,提着水桶扛着拖把在三层高独立院的大宅第里忙前忙后,还要按故事情节遭受继母的冷落和姐姐的奚落。这都不算什么。

可为什么姐姐是芥川啊喂?


因为灰姑娘中岛敦一到月光底下就变老虎,所以被姐姐关在柴房中不许去参加王子菲茨杰拉德的白鲸舞会。

这时候奇迹出现了,太宰·仙女教母·治从天而降。


然后就是按照套路中岛敦到了白鲸舞会现场,却被菲茨杰拉德率众追捕。

“灰姑娘值七十亿!给我搜出来!”

结局当然是觉醒的灰姑娘打败了华丽的菲茨王子,然后和姐姐龙之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中岛敦看着姐姐的人设图,只觉得乾坤颠倒:粉红色的连衣蓬蓬裙,泡泡袖,白色蕾丝镶边,还有带着蝴蝶结的粉红色缎带发圈。

“某次在橱窗里看到,觉得很漂亮,就画上去了。”镜花一本正经地解释。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还没什么,不过这本画册被恰好今天也到店里买甜品的樋口看到了,略去原因,结果才是重点。

樋口喜欢镜花画的芥川,她表示很想看芥川前辈穿公主裙的样子。

“我也想看。”镜花一脸认真地说,然后一脸认真地看向中岛敦,把中岛敦吓得整个人画风突变。


“神神神马——!”中岛敦一路后退到墙角,指着自己的鼻子,“要我去和芥川说?会被打死的吧?”

“你绝对能成功的!”樋口·黑蜥蜴·镜花-让芥川先生穿裙子小分队异口同声地回答。




“所以太宰先生,帮帮我吧!只要一句话!”

太宰治把最后一个和菓子塞进嘴里,抽出纸巾擦擦手,直起身来盘腿坐好,咽下去了才说:“不合理的要求,即使由我说出,他也不会听啊。”

中岛敦凝视着太宰治,一副马上就会“哇地一声哭出来”的表情。

“你究竟是为什么要答应的呀?”

中岛敦语塞一阵,红着脸低下头去。


当然是因为他也想看,镜花画的虽然不是很生动,但也很好,可以勾起他审美的心理,让他不禁幻想真人版是什么样子,他和芥川都成年了,而且搭档已久,甚至在打赢钟塔侍从那晚一同喝到醉,怎么可能一点喜欢的心思都没有!


“所以是你想看呀,又不是我。”太宰先生两手一摊,“况且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拒绝呢?”

“想想就……”

“在白鲸上你也没想到他会帮你吧?敦君,芥川君是个口是心非的孩子呢,有很多想法他是不会讲出来给你听的,也是压抑太久,一说起来才会没完没了。”



被塞了一口心灵鸡汤的中岛敦决定重整旗鼓还我公主,他带着镜花找到卖连环画里公主装的那家店铺,问出价格的一瞬间又彻底怂了。

“……可以租吗?”

商家:“不可以。”

中岛敦生无可恋地打开手机,在名为“芥川我想看你穿裙子”的私人聊天室里打上:太贵,钱不够。


立原道造:我天人虎你真的去了呀?我敬你是条汉子!

我想吃汤豆腐:可是我们没有足够的钱买下来(。-_-。)

为了让前辈穿裙子:你原地待命,我们这就赶过去。

立原道造:大姐头你又改id

银:…………

立原道造:!!!

立原道造:银你怎么来了?

为了让前辈穿裙子:是我拉进来的,如果人虎怂了银可以助攻一下。

中岛敦:[一口老血喷出来,jpg]

广津柳浪:其实,老身有一个办法。




“公主裙?”森鸥外稍稍睁了睁眼睛。

“是的BOSS,就是公主裙。”尾崎红叶彬彬有礼,“太宰君说,他今天忽然对维多利亚时期贵妇人的服饰有了兴趣。”

“可我只对12岁以下的目标有兴趣。”

红叶莞尔一笑:“但是您认识的裁缝中,只要有尺码,制作成衣便不是问题。”

“横滨数一数二的裁缝我当然认识,不过港黑没有把开销花费在可有可无的事情上的传统。”

“啊,真如太宰君料想的一样。”尾崎红叶从袖子里取出一封信,轻轻放在首领的桌子上。




晚上中岛敦抱着盒子站在芥川家门口,鼓足勇气伸出食指放在门铃上,深呼吸了三次还是没按下去。

要不还是算了。他转身抬起脚要下楼。

都到这个节骨眼了你放弃还是男人吗?这么一想,他还没落下的脚又收回来,转过身。

没事的,没事的,大不了就变身,反正耐打。他想着,举起手来想敲门。

他的拳头还没碰上门板,门就打开,芥川早透过猫眼看中岛敦半天了。他站在门口,审色狼似地问:“在门前兜兜转转,人虎你想干什么?”


“我……我有东西想送给你。”中岛敦把盒子递上去。

芥川接过盒子,想要关门被中岛敦阻止:“等等芥川!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尴尬。太尴尬了!

他们坐在沙发上相视无言,芥川一想拆盒子中岛敦就赶忙阻止。

“干什么?难不成真是炸弹?”芥川立刻警惕起来。

“不是啊!真不是!”中岛敦一脸窦娥冤的表情。


芥川把盒子放回桌上,双臂一抱腿一叠,后背往沙发垫一靠:“什么话?说吧。”

中岛敦却低下头不敢开口了,双手暗暗握起了拳头。

——我想看你穿公主裙的样子什么的,好羞耻啊!真的会被杀人分尸啊!

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中岛敦缓缓抬头,大义凛然地望向芥川,把对方看得一怔,只见中岛敦缓缓开口,一字一字地问:

“你洗澡吗?”

“???”




失败!简直失败!

花洒的水从头冲到脚,中岛敦在水雾氤氲的浴室里,额头抵着墙壁,他马上就洗完了,可还没想好怎么跟芥川说,啊!那个盒子!他就这么到浴室来洗澡,要是芥川这期间打开盒子看见里面的公主裙……失策啊失策!

中岛敦赶忙关了花洒,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就跑出去。到客厅一看,盒子果然已经被拆了,里面的东西也不见踪影。

不芥川不会是拿去给烧了吧?那可是他提前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才买下来的裙子啊!


不对!卧室!卧室亮着灯!一定在那里!

急于找裙子的中岛敦没多思索就冲进了卧室:“裙子无辜啊芥……”

Excuse me?

他从十八岁相识,就算夏天也把自己双层包起来,领子高高立着的芥川龙之介,如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叠层荷叶边衬衫坐在床上。


中岛敦突然闯进来,芥川先是一惊,随后脸颊微热,轻轻垂下眼睑,低声说:“你怎么穿成这样就进来了?真是笨蛋!”

中岛敦四顾房间,并没发现裙子的踪影,他以为芥川把裙子处理掉了,急火攻心地冲过去把他扑倒,压在床上,握着他的手腕说:“裙子呢?”

芥川眨眨眼睛:“什么裙子?”

“在哪里?”

敦没来由的发脾气也让芥川感到不快,心想我又没打你又没损你你为什么对我大呼小叫,那股任性又开始膨胀,他不满地皱起眉头:“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从我身上滚下去!”


中岛敦急了,他调整了一下,变成骑在芥川腰上的姿势,浴巾堆在腰间挡住关键部位,倾着身体几乎要与芥川鼻尖相碰:“我今天为了那件裙子忙了一天!你却把它丢弃了!你知道大家为了帮你弄到裙子忙了多少吗?”

你嗓门大啊,你以为我就不会吗?芥川咆哮起来:“什么裙子,我根本没看到!”

“你盒子都拆了还说不知道?”敦也无所谓了,“那就是我要送你的裙子,我想看你穿成公主的样子,镜花也是,樋口也是,你的部下们都是,可你现在却……”


“那里面不是裙子,是录音笔。”芥川说,“等等,你说裙子?”

“嗯?”这回中岛敦愣了,懵逼的他轻而易举被芥川反杀,“不对啊太宰先生明明告诉我是裙子。”翻转过来的时候他慌了,当他感受到芥川下半身什么都没穿,没有所谓被衬衫挡住的内裤,而他们以肌肤之亲紧紧贴合着的时候,他更慌了。


芥川的……那个……再往下就是他的小老虎啊!

中岛敦大脑一片空白,回过神时,芥川已经俯身低下头来,太近了,近到连彼此呼出的热气都清晰可知。

芥川的面容在他眼前晃,樱桃色的丁香舌探出尖来轻轻舔过嘴唇:“你说裙子?”


“你听我解释……”

“我可以穿。”

“诶?”

芥川抵上他的额头,辗转亲吻他的脸颊,睫毛刮着皮肤带来痒意,当吻到发红的耳朵时,芥川轻轻朝他的耳洞里吹气:“但是敢泄露给别人的话,你就死定了。”

中岛敦不假思索地答应了,身子烧成一团火。芥川当然意识到他的异样,所以他挪了挪身体,引起与那片仍在升温的灼热细细的摩擦:“你是打算这样尴尬地躺到天明,还是像个男人一样打一架?”


心里的某只老虎猛然惊醒,他果然不是小孩子了。

中岛敦突然意识到,其实不需要买什么裙子,因为——

他扯住芥川龙之介的衣领:“这件就挺好。”



那根录音笔里的内容,其实是在击退钟塔侍从后,中岛敦与芥川去Bar畅饮的那天晚上,第一次喝醉被太宰先生接回去时说的话——

“你说的对,我没有强大的异能,也没有过人的天赋,思想白痴战法简单,所以我怕拖累别人,遇见你之后我就想变得更好,我很羡慕你,你强大,有力量,却偏偏把力量用在杀人那种欺负人的事情上,我想证明你是错的,我想保护别人,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别人,包括你,啊,为什么也包括你呢?大概因为我们是搭档吧?所以,我了解你以后,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但你真是令人不甘心啊,尤其是受伤逞强的时候,太不爱惜自己了,好像自己金刚不坏,其实你也是人,会受伤,会流血,会死,你的血也是红色……

“我想,我的力量要是可以保护别人,也不会被你骂成没用了吧?

“喜欢你啊……龙之介……”



END

灰姑娘的梗来自官方文豪野犬汪,第几话真的想不起来了。太宰仙女教母的人设、菲茨王子的人设,以及灰姑娘敦和姐姐龙之介的设定都出自那里,镜花是我添加的,敦芥的裙子装是我自己的发挥。



米娜桑圣诞快乐!












不过因为裙子的事,中岛敦一下午不见人影,国木田迟迟不敢下班也等不到,独自一人心急如焚地坐在办公室给中岛敦打电话,却只有铃响无人接听。关爱社员责任感强的国木田暗自庆幸给敦的手机内安装了窃听器,既然有铃声证明有信号,那就可以使用。


于是国木田怀着“一定不放弃社员”的使命感戴上耳机,打开了电脑的接收程序。

中岛敦的手机装在衣服口袋里,衣服还被芥川拿到卧室搭在椅子上。

国木田按下回车键,收音开始了。



音响自带的细微粒子声。

“咣!啪嚓!”应该是玻璃灯器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哈……人…虎……”

双重的喘息从听筒里漫出来。

敦:“裙子可以撕吗?”

“不是裙子……唔,是衬…啊…衫…”

“撕拉——”裂帛的声音。

“好漂亮!像草莓糖珠一样……”

“哈啊!…呜……啊!”

“龙之介很舒服啊,另一边也要这样舔吗?”



True End


(・ω・)



评论(15)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