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敦芥】生人勿近

一个短篇

新双黑式护食




<<<<<



这个女郎在蹭他的腿。

中岛敦的心悬起一寸,不动声色地屏住呼吸仔细确认了一下:被白色方布遮住四周的桌底,对方脱掉高跟鞋伸过腿来贴上他,只穿了网袜,柔软的肌肤包着骨骼的硬度,隔着裤子摩擦他小腿的侧面,一下,一下。

中岛敦端起面前的抹茶拿铁呡了一口,朝对面的大波妹投去一个和善的微笑。



一个星期以前,太宰先生郑重其事地告诉他这是侦探社棘手的任务,十分艰巨,必须要中岛敦这样不引人注目而且实力强的人才能胜任。听说是走私案,以为要像往常新双黑出任务那样到港口大干一场的中岛敦怀着神圣的使命感接受了任务。

然后得知他的任务就是坐在指定咖啡厅的固定位置,监视对面珠宝店老板的动作。在电话里听到太宰先生这样说的中岛敦差点把新买的手机隔着过街天桥的护栏扔出去。


他朝九晚五地坐在固定咖啡厅的固定位置,透过落地窗监视马路对面的珠宝店老板,并慷慨地报着太宰先生的账户号码点饮料和甜品,在周末的时候终于察觉到老板与顾客的动态有异样,果断地向异能特务科的人发信号,进去一查,发现他们果然在进行贩卖异能者人口的交易。


事情结束的第二天早晨,中岛敦掀开被子坐在床上,发现他喝据点的抹茶拿铁上瘾了。咖啡芬芳浓郁,混着奶香和淡淡的茶味,还有丝滑如绸的口感——中岛敦心满意足地咽下,捧着马克杯感觉暖意盈满了五脏六腑。金色的阳光穿过落地窗洒在他身上,银发流淌着亮泽,脸颊因温暖而泛起红晕,金紫色眸子舒服地一眯,弯起眉眼微微笑的样子纯良又可爱。温柔中透着青涩气息的少年在这个上班族聚集的咖啡厅里成了一股清流,不经意地举手头足也吸引着异性的目光。



“今天也一个人来的吗?”大波妹双臂撑着桌子,明显隆过的胸脯被桌子边缘压得发胀,在低低的领口挤出一条清晰的沟壑。中岛敦干吞着挪了挪身子避开她的腿:“那个,你有什么事?”

“我收了你一个星期的账单,”她勾起红到冒釉光的嘴唇,“不记得了?”

中岛敦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没印象。”我为什么要记得?

“我可记得您的名字哦太宰君。”

噗。中岛敦憋足了气才没爆发出笑来,如果嘴里还含着咖啡早喷了,他在心里为“贡献”了账户信息的太宰先生默哀一秒,不由得脑补起正在酒吧撩中原的太宰先生冷不丁一个喷嚏,唾沫星子溅在中原中也酒杯里的情景……


“呃,所以呢?”他正了正色问对方。

对方前倾身体,两颗巨大的圆白菜软软地一摩擦:“留个联系方式吧?”

“呃……12346578”

“哈哈!你在开玩笑吗小帅哥?”她拿出中岛敦的咖啡匙对准他的鼻尖,“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但我不想和你谈。

中岛敦身子一个劲儿往后躲,后背紧紧贴在海绵垫靠背上。“我……”他双手撑着椅子想起身,被对方按着肩膀压回座位,他心里默念三遍好男不跟女斗。


——所以现在谁来救救我啊喂!


然后,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虽然穿了黑色的私服还戴了墨镜,但中岛敦百分之百确信。

没错,和他一起被称为“新双黑”的,他的搭档——芥川龙之介拉开玻璃门走进来了。


不巧,太不巧了,被谁看笑话也不能被他看啊!

中岛敦在内心咆哮。他眼睁睁地看着芥川进门,又眼睁睁地看着芥川利落地拐个弯插着袋朝他走来。


“让你久等了,第一次来不熟悉地方。”他的搭档如是说。




神他妈第一次来不熟悉地方,之前中岛敦在咖啡厅盯了嫌疑人一个星期殊不知芥川也在二楼的书店盯了他一个星期。中岛敦喝咖啡被调戏的这段时间里,芥川在对面大厦二楼的书店隔着落地窗看了他半天。当看到大波妹双臂放到桌子上的时候,芥川勾起一抹炫酷狂狷的冷笑,气定神闲地把一直捧在手里拿反了的美食菜谱放回书架,抽出口袋里的墨镜戴好,按开即将关闭的电梯门进去,大步流星过了斑马线,站在咖啡厅入口,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拉开玻璃门。



芥川摘掉墨镜,微微偏头的动作看得大波妹一惊。黑衣青年突如其来的气场吓令她下意识收回了手。中岛敦倒是站起来了,他比芥川矮一点,对方捧起他的脸,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中岛敦有点懵逼,但还是柔声回了一句:“没关系。”

芥川勾着他的脖子,扭过头望着大波妹,眉眼冷笑着轻轻一挑:“你还打算在这里休息多久,服务生?”

中岛敦笑着,揽住芥川的后腰,扭头举手比了个V:“两份蜜红豆华夫饼配黑咖啡,要情侣款双倍糖,麻烦你了。”




<<<<<



桥本最近立了功,终于得五大干部单独召见,中原中也听他做了最近的工作总结,末了让他到芥川的办公室去拿一份资料。

“啊,「新双黑」之一吗?”桥本赞叹一句,“有所耳闻呢!”

“嗯,啊对了,”中原中也想起重要的事,一边看文件一边嘱咐道,“因为他战果比较多,现在作用也比较特殊,首领特批他单独一间办公室,这没什么的。嗯……你进去以后,办你该办的事即可,不用害怕。”

“害怕?”


中原中也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只白虎,啊别担心,它不咬人的。”


与其他人不同,芥川办公室的门前没有持枪的黑衣看守。

桥本进门时,那只白毛黑纹的巨虎正趴在地毯上午睡,鼻腔发出低沉的鼾声。刚刚的敲门声似乎并没吵醒它,但细心的桥本注意到它的耳朵随着自己的脚步一抖一抖。

考虑到他对新鲜空气和省电的需要,首领特地授意选里坐北朝南采光和通风都很好的房间,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漫进来洒下一片明亮,外面可以看到交错的公路大桥、参差不齐的房顶和远方的海景。芥川的办公室不大,陈设也简单。想来就是……为了老虎?桥本想。

开着一扇窗户,微风吹进来,相当凉爽。



桥本不知道那只瓢虫是什么时候飞进来的,也不知道它何以能飞这么高的,他只知道瓢虫趴到了芥川的背上,而他想把那只瓢虫赶走。当他盯着瓢虫迈出一小步时,刚刚还在假寐的白虎突然跳过来闯到他面前,咆哮一声朝他扑去。桥本惊叫一声,吓得变了脸色,一连向后踉跄了几步。


白虎当然知道桥本没有恶意,只不过旁人离芥川这么近看着不爽。


“吼……”白虎横在桥本和芥川中间,咬牙低吼发出警告,躬着宽背,露出锋利爪牙的四肢按住地面蓄势待发。那双明黄色的眼睛圆睁着,气势汹汹地瞪着桥本。

桥本再仔细一看:老虎的周身发着青蓝色的光晕呢!

“你是……”但是他已经被老虎的气势吓得语无伦次了。



楼上的中原中也听见楼下一声虎啸,地板的轻颤顺着鞋跟漫上他的袜子。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把签名修补了一下:“啧,每次都这样。”



“喂!”

听到芥川叫他,老虎回过头,轻轻地“呜”了一声。

芥川举起手里的资料袋,偏偏脑袋示意老虎躲开。老虎看看他,眼里没了锐气,委屈地走到旁边,但还是甩给桥本一记凌厉的眼刀。桥本心里苦:这年头连老虎也会闹情绪了吗?


老虎走到边上,背对两人,直着前爪,窝着后腿坐成一个A型的姿势,像个被罚面壁还闹别扭的小孩子,不停地发出低沉的呼哧声。

“给你。给中原前辈送去吧。”芥川把资料递给桥本。

“哦。”桥本一头冷汗,连道谢的话都忘了说。他刚刚接过资料,一条毛茸茸的白色虎尾突然甩过来,老虎呜地一声趴下身子,尾巴一卷缠住芥川的腰。桥本这才发现芥川前辈被黑外套盖住的腰居然这么细。

“芥、芥川前辈,我先告辞了!”桥本关了门拔腿就跑。

——尼玛这需要个毛的看守!能打十个!



老虎的尾巴还缠在腰上。“放开。”芥川不客气地说道。自从确定恋人关系以后,太宰先生就以“敦君要练习自己控制异能力,为了以后打算,所以就拜托芥川君”这种名不符实的理由把他塞给自己,于是上周开始芥川的办公室就整天多了一只白老虎。由于人上人不造没有完全撤销,所以敦还可以比较自由地在虎形和人形之间转换。


“变回来。”芥川说。

“嗷~”老虎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撒娇。

芥川脸一黑:“罗生门。”

“哎!”老虎瞬间变回银发少年站在他面前,“满意了?”

“还有!”皱眉。

“诶?”


芥川伸手掐住逡巡在自己腰间不安分的虎尾,结果被他套住手腕。银发少年灿然一笑:“上周末在咖啡厅你用罗生门勾我皮带来着。”你以为我没发现?

“呵,那你这次是报复吗?”

“我就是觉得,好有趣啊!”



成为恋人这件事,是中岛敦先提议的。至于他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请求。大概是因为自己出生入死的搭档,或者是因为芥川那个假戏真做的亲吻,又或者他吃红豆华夫饼的时候,中岛敦凝视着他低垂的眉眼,清澈的黑眸里流淌着温柔的光泽,还有嘴角不经意翘起的弧度——


于是,就有了一切的开始。



END

今天想到的两个片段

喜欢就点个红心蓝手吧!



评论(8)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