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太芥】石楠小札

BGM:贰婶《石楠小札》





这是我采访到一位作家的亲身经历。


男人年轻的时候是黑手党干部,头脑机敏,处事果决,在当地帮派里混得风生水起。某个晚上,男人从破陋腐臭的贫民窟里捡回一个少年,从此成了这个少年的老师。男人对少年态度严苛,斯巴达的方式教会少年驾驭自己的能力。


有次少年杀了预备拷问的俘虏。男人朝少年脸上一拳,打出血来。

男人对着少年连开了三枪,子弹被少年用异能力挡下了。

“这不是做到了吗?”男人说。


事后少年自己到医务室拿药,出来时在走廊里碰见了男人。男人披着大衣背靠墙站着,看见他,默默走过去把方帕糊在他带了血的嘴角。


后来男人离开了,什么也没带走,整整四年音讯全无。重逢时,少年已成长为青年。

男人成了侦探,从此站在青年的对岸。

“他需要合适的刀鞘。”男人心知肚明,却没说出口。


再后来,青年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回男人彻底找不到他了。战争进入白热化,男人几次分身乏术,所幸神秘的帮助使很多必要的环节进行得相当顺利。男人知道是他,设套找他都落了空。

大战结束的那天下雪了。男人收到一封加急信。霞色背景,千只雪鹤的信纸中央只写了:


病急。


很久很久以后,男人历尽世上惊险波折,尝遍人间酸甜苦辣,到老了还时常提起:夜空下;走廊里;他的徒弟。

“我到过他的墓。”男人对我说,“他到死也没肯见我一面。我明明就站在门外。”


一世之颜色,无需多染,不过白方巾上的一抹血红。



END


真正之悲不在寻找刀鞘,而在他进了鞘,却不是你的,也不尽是他的。



评论(18)

热度(118)

  1. 且行客梦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