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BSD/太芥】樱与风与梦

CP:太芥

短篇完结

依旧考试期间的小酌

 

 

 

你在樱花树下做过梦吗?

 

 

晴日,晌午。

太宰躺在盛开的樱花树下,眼前一片淡粉色的海。春风流过,花丛间卷起太阳色的波涛,细碎落进瞳孔里。

樱树的枝桠上缀下一根绳子,在微风中摇晃细瘦的身子,像猴子不安分的尾巴。

「啧。」太宰忽然想起是套索的扣子松了。

他在樱树下陪亡魂们睡了一遭,还是没能走进鬼门关。

 

 

吧台的桌面漆黑而平滑;复古留声机里播放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流行音乐,沙哑低回的声音透出酒精一般的忧郁;灯光映照玻璃墙,反射出破碎的青黄色星光。

芥川点了一杯Angel,色泽如血。

昨天他独自一人消灭了十八个企图取他性命的杀手。敌人全副武装却被几条罗生门咬得粉身碎骨。长刀型罗生门黑色的锋刃切断了最后一个杀手的脖子,那颗美丽的头颅咚的一声滚落至地。鲜血如飞扬的彼岸花瓣,柔软缀在芥川苍白的脸颊。

芥川低头咳嗽,发现自己站在血泊里,妖冶的液体倒映出他的影子,仿佛看见自己被冰冷的烈火渐渐吞噬。

杯身上映出他半透明的、不完整的面容:一只眼睛,花瓣形,鸡尾酒的石榴红从后面穿透过来,它像浸在血里。

——生命消逝只在半梦半醒之间。

一杯Angel鸡尾酒下肚,舌腔间流淌着石榴籽的回甘,人却不胜酒力地趴倒在吧台上。芥川一早知道自己不胜酒力,但喝酒让人放肆这是真的,因为醉使人糊涂,睡着就什么都忘了,你只等梦光顾便可。

芥川看见一个令他无比熟悉,又觉得陌生的笑容。

那个笑容让人想起鬼魅化身的爵士,半透明的幻化在雾一样的淡紫色光线里,仿佛随时都会消失,幽灵一样向他靠过来。

芥川想爬起来,但他的头就像粘在了吧台上。

那人伸出一只手,缠着绷带,搭在他肩膀。

「睡吧,我送你回去。」

 

 

刀片划伤了眼皮,太宰觉得为什么不刺得深一点,最好穿脑,这样就会死了。

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不然太痛苦了。

收下芥川后太宰进过一次医院,从重症监护室的窗户可以看见院子里的樱花。这是太宰受伤醒来看到的第一眼景色,人的眼睛总会追循阳光。视线移回天花板,他想摘掉呼吸机,手指一动却感觉自己握着什么柔软的东西。

他扭脸朝床边看去,芥川坐在凳子上,半个身子趴在他病床边睡觉,像一只午后打盹的黑犬,半张脸埋在臂弯里,阳光金纱一样蒙在肌肤上。

芥川握着他的手,小一圈的手扣住他的掌心,五指从微张的指缝间穿过,本应该是紧扣着吧?因为睡着了,才会放松?

太宰轻轻抽出手,没有弄醒芥川,摸上他的头,四指没入乌亮的黑发,拇指指腹擦过少年的前额和眉角。

那一瞬太宰忽然觉得,如果时间能停留,该有多好。

 

 

晴日,黄昏。

芥川在樱花树下醒来。一朵樱花落在他的唇角,柔软的花瓣带着淡淡馨香。

与亡魂同在,他便也如死人,死人大概不会做梦的。

芥川起身,拂掉衣摆上的花瓣香尘。

 

『樱之凄美,盖与亡灵同在,吾亦与之同在。若一日绝尘赴黄泉,愿樱绽于尽头。』

 

樱花林远处——

「悼樱还是在,悲己呢?」掌中一条素白绷带,素中一朵飘零之花「伤脑筋啊!真想看看他醉倒在樱树下的样子……」

 

『一定,胜过繁花似锦吧?』

 

 

                                    -Fin-

 

微博上看到朝雾老师的敦、太、芥樱花问答,拿来当梗用。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