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实现七个愿望我们就在一起吧(6)

第6棒 by 梦浦三秋,能和大家一起玩联文真的非常开心(^_^)


第5棒


6

  自由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夜以继日地写完补完寒假作业,寒假先生也该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了。

  已经三月底了,离四月初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明媚的早晨,伊奈帆坐在巴车上,手里提着白色硬质纸袋,里面是刚从裁缝店取回的和服还有配套木屐。他从衣服内侧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备注“斯雷因”的号码发了条短信:

  「我上车了,大约半小时后到你家。」

  现在天气回暖,斯雷因家附近的玉兰已经开了满树。

  伊奈帆今天来做客的本意是料理补习,顺便把家政课的要点帮斯雷因复习一遍以应付开学的家政课考试,结果两个人临分别时接到艾瑟伊拉姆的邀请短信,艾瑟希望明天关系好的几个同学一起到平安神宫去赏樱,时间安排之类的都精心列出来了。

  伊奈帆想了一下明天的安排就答应了,回复完艾瑟他抬头看向斯雷因:“你的意见呢?”

  “当然要去。”斯雷因把回复了“是”的手机举给伊奈帆看。

  “那明天见。”

  “嗯,好。”

  伊奈帆转身开门,刚刚握上门柄,斯雷因突然大喊一声:“等一下!”

  伊奈帆猛地转身:“还有什么事?”

  “那个……赏樱的话,是不是要穿的很正式啊?因为樱花不是这个国家的国花吗?既然是国花,国民应该很喜欢并且尊敬吧?”斯雷因小心翼翼地说。作为一个异国他乡之人,虽说不知者不罪,但既然伊奈帆在这里,何不让他帮自己拿拿主意呢?尽管之前以“愿望”强迫他做了不少事情,但至今这个家伙还没令自己失望过,反倒给了自己不少惊喜;而那些“愿望”也没有特别过分的。

  “你说的没错,日本很重视樱花的。”伊奈帆的话打断他的思绪,“不过衣服的话,也不至于特别正式,得体就可以。”

  伊奈帆打量着斯雷因,发现他神情中有几分请求的意味,但出于“男孩子的面子”问题羞于说出口。他了解他的细腻与腼腆,索性替他说了:“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参考参考该穿什么去赏樱?”

  斯雷因有些害羞地低下头:“嗯。”又抬起眼看了一下伊奈帆。

  “运动服什么的不合适吧?校服虽然比较正式但总觉得奇怪。这件小熊印花的……啊这是妈妈做主帮我买的你什么都没看见!”斯雷因几乎把上半身都探进了柜子翻找衣服,他的衣橱虽然没有很乱但也说不上整洁,衣服已经扔了一地。

  伊奈帆感觉再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他上前拍了拍斯雷因的肩膀:“其实赏樱的话,日本国民很喜欢穿和服,特别是到平安神宫赏樱。”他把斯雷因从头到脚扫视一遍,若有所思地说:“而且我觉得你穿和服的样子不会难看。”甚至会有种别样的韵味。

  “诶?”斯雷因看着他,从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捕捉不到什么耐人寻味的信息,而他无条件相信了伊奈帆的话,欣喜地说,“对哦,我找找看!”

  一轮更加疯狂的翻箱倒柜之后,斯雷因终于找到了那身压箱底的和服——初到日本的时候买的,配套木屐还不知道哪里去了——他把那身和服抖落开举在身前,样子就像商场里试衣服的小女生,兴致勃勃地问:“是不是很酷?”

  “黑色的……谁给你挑的?”

  “我自己选的。黑色不容易脏而且很酷。”他说得干脆又泰然。

  伊奈帆叹了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三遍“不知者不罪”,语重心长地说:“黑色的和服是葬礼上才穿的,你穿这个去赏樱是要祭奠谁?”

  斯雷因瞬间石化。伊奈帆又一句话把他打个粉碎:“而且木屐在哪里?你打算配运动鞋吗?”这家伙连嘲讽都透着一股清冷,严肃的样子让斯雷因觉得赔一点笑都成了造次。

  “对不起……”他憋了半天,踌躇着将临时拟好的致歉词说出来,“伊奈帆是……生气了?”抱着和服,斯雷因像小松鼠一样抬起眼睛瞄着伊奈帆,澄澈的目光闪过几丝灵动的胆怯。

  有意识的高冷禁不住不自觉的卖萌,伊奈帆本来就没什么硝烟的脾气这下彻底没了,他尴尬地咳嗽一声,说:“你等一下。”说罢匆匆而去。

  “诶?”斯雷因有些发怔,不仅是因为伊奈帆的要求,更因为他的眼神,怎么有点……他可以肯定,那是“受宠若惊”的神情,这家伙竟也有这样紧张的时候!斯雷因忽然有小小的自豪感,他居然懂得通过伊奈帆变幻莫测的眼神来揣摩他的心理了,是不是再过些日子他也能像雪小姐一样读懂伊奈帆千篇一律的表情包呢?

  斯雷因脑补的工夫,伊奈帆已经回来。他双手掐着纸袋举到胸前,一脸淡定,有条不紊地解释着,“今天刚做好,我还没穿过,还有配套的木屐。”

  斯雷因愣了愣,继而咆哮:“可那是你的和服!”

  “我们衣服尺寸应该差不多。”伊奈帆睁着一双纯净的眼睛看着他,“要不要试试?”

  “才不是说这个!”斯雷因偏过头去暗暗握拳,耳朵都红了,“反正我不要。我怎么能穿你的衣服?”

  伊奈帆注视了他几秒,开口道:“我记得我还有两个愿望的使用权对吧?”

  “你!”斯雷因涨红了脸,鼓起嘴巴喃喃道,“你真要把愿望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虽然用仅剩两个机会中的一次来达成这个要求比较奢侈,但你穿和服的样子……”伊奈帆微微歪头注视着斯雷因,目光安静地扫动着,“一定物有所值。”

   斯雷因斜着眼睛看看他,一把抄过纸袋。

   一小时后。

  “伊奈帆你可扶住我啊……我们家楼梯陡。”斯雷因努力维持,嗓音仍旧轻轻颤抖。他伸着一只胳膊紧紧抓住伊奈帆的手,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扶手,站在最高一阶楼梯边缘,一只套了木屐的脚朝下一级楼梯探去。

  伊奈帆现在觉得备受压抑,本来就比斯雷因矮6厘米,还要站在比他低一截的楼梯上搀扶他。身高上的挫败感让伊奈帆有点后悔把和服木屐借给他穿,但正如他所料,斯雷因的容颜以和服相衬,有一种东洋与西洋融合的风韵,双颊粉红,白绸素雅,清水芙蓉般。

  斯雷因战战兢兢地下了一阶楼梯,用手背揩了把额头的汗,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伊奈帆安慰他:“初穿木屐都会不习惯,你平地走路已经没问题了,加把劲。”

  “我现在只觉得脚下有双刑具!”斯雷因毫不留情地吐槽,鸟扇翅膀一样抖了抖袖子,语气弱下来,“不过你眼光还不错,花色挺漂亮的。”

  “有机会去订做一件新和服吧。”他缓缓眨了下眼睛,“适合节日活动穿的那种。”

  斯雷因看着伊奈帆,两人以一种很近的距离对视着,两股目光都还算温和。忽然斯雷因就瞥开眼睛,手指不自觉地捻着衣摆:“听说在这个国家,赠送和服有求婚的意思,是么?”

  他的视线飘忽着,无意间发现他同伊奈帆一直牵着手,心中一惊,却没有松开。

  伊奈帆倒表现得很从容,回答十分肯定:“有这种说法。”

  “唔……”斯雷因无所适从地咬紧了下唇,头深深低下,恨不得把火烫的脸埋进领口,缠着伊奈帆的手指不由得一紧。

  “没关系的,这是借,不是送,而且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伊奈帆温声说着,理了理斯雷因的刘海,把他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忽然他凑过去,紧紧抓着他的手,对着他的耳道低语:“这是我们的秘密。”

  温热的气息让斯雷因浑身一颤,耳朵全红了,他恍惚觉得自己的耳垂被舔了一下,浑身又热又软都快化成温泉。即便如此,他还是条件反射般用那只可以自由活动的手抓住了伊奈帆的胳膊肘。

  这个季节尚未姹紫嫣红,而平安神宫的樱花总是开得很早,三月底就已经花缀枝头,满园绚烂。

  “斯雷因你真漂亮!”艾瑟伊拉姆一见到斯雷因就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美。

  “多……多谢夸奖。”斯雷因脸上浮起淡红色,走过来跪坐在毯子上。他发现韵子也穿了和服,伊奈帆则穿了一身暗蓝色的西装,里面有一件米白色的毛衣。

  伊奈帆也看向了他。被水一样的目光注视着,斯雷因不知怎么就脸颊一热低下头去。

  “斯雷因。”伊奈帆轻轻叫了他一声,把手伸向他耳后。

  “诶?”斯雷因愣愣地看向他,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尽。

  “没什么。樱花而已。”伊奈帆拈着一朵落樱递到他眼前。斯雷因感觉他好像浅浅勾起嘴角笑了。


TBC

评论(7)

热度(50)

  1. 弥生三月樱吹幕梦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