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浦

此号停更中,感谢一直以来的关照

【太芥】下雨之后

短篇



“喂,可不要睡着了。”

太宰治颠了一下伏在背上的人,差点把那人身上从头盖到屁股的卡其色风衣抖下去。雨水从发梢滴到眼睛里,视线穿过夜色里一片发光的斑斓,太宰总算看到了一家既实惠又不张扬的旅馆。没办法,他们俩的仇人加起来能填满大半个横滨,到那种光鲜亮丽的旅馆说不定就碰上个来约炮的,不得不防。


过马路时,“要是现在能躺下直接被车碾死也算是个不错的自杀方法”的念头在太宰治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心中小小地埋怨芥川:“唉,可惜背着小笨蛋,总不能带着他一起死吧?”然而这种想法只是一瞬,和某个上班族想“今天坐公交就买不成泡芙了”性质差不多。


“老板,空房间有吗?要双人双床。”太宰托稳了背上的人,气喘吁吁地问。

老板是个谢顶的中年胖男人,不改拿报纸的动作,抬起眼皮看着太宰,神色有些微妙,表情有些困惑。“只剩一间双人单床的了。”他取下眼镜。


太宰轻轻叹了口气:“给我吧,刷卡。”

“给。三楼。”老板把钥匙拍在桌子上,自顾自看起报纸,等太宰上楼后,低声嘟囔一句,“年轻人的口味还真是层出不穷。”



太宰治把芥川掀到床上。窗外下着倾盆大雨,他们俩浑身都湿透了,像两只落汤鸡。芥川穿着平日里那套完整的黑白装,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被太宰直接掀下来的缘故,姿势四仰八叉,不过他的身体纤细,四肢修长,如此放肆展开的样子倒也不难看。


“真的睡着了。”太宰俯下身拍拍他发红的脸,“喂,湿透了,不洗澡吗?”

“嗯……”芥川皱着眉扭了一下身子,双臂抱紧了自己,“冷……”

“洗完澡就不冷了,睁眼,听见了吗,芥川君?”

芥川抬起眼皮,湿眸半张地看着太宰,伸手抓住太宰缠着绷带的手腕,声若游丝地说:“太宰先生……在下今天一定…向您…展示……”囫囵如含枣,还没说完,眼皮一合又昏过去了。


太宰意识到什么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发烧了。他摇了摇头,先帮小笨蛋把湿衣服处理掉,再打电话通知广津先生带人把他接走好了。


风衣,领巾,袜子,裤子,通通被扔到了地上。待会儿拿到一楼洗衣房洗一下吧。

当他脱得只剩一件白色衬衫时,芥川突然睁开了眼睛,兔眼形状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茫然地看着太宰放大的脸。


太宰也一怔,他没想到芥川会突然醒过来。问题是,他刚把芥川的衬衫卷到胸口的位置,就是抵着小茱萸的尴尬的位置,而芥川发现自己的下面除了一条内裤什么都没有之后,从脸红到耳根和脖子,他抓住先生的手,声音低沉虚弱,却十分认真地问:“太宰先生要做什么?”


“你发烧了,湿衣服不能一直穿着,别动,我来处理,懂吗?”

“嗯……”芥川松开了手,水雾朦朦的眼中尽是破碎的光泽,他松开手。太宰脱去了他的衬衫,刚要远离,芥川忽然捧住他的脸,凑过去,吻上他的嘴唇。


太宰还没反应过来,芥川已经濡湿了他的唇瓣,心满意足地放开他,露出喝醉般的微笑:“在下,喜欢太宰先生……”

太宰哭笑不得:“芥川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唔。知道…鄙人知道…”他不安地扭了一下,摸了摸被雨水打湿的肌肤,“在下…想洗澡…”


“你一个人可以吗?”

“可…可以…”芥川刚支起身子,手肘一滑又躺回床上,“唔…果然还是不可以…”

“你又不是不清楚酒量,居然还跑到自动贩售机买啤酒喝。我真是拿你的不自量力一点办法也没有。”太宰摇了摇头,脱干净上衣,把那些被衣服沾湿的绷带也解下来,赤着上身横抱起芥川走向浴室。芥川贴在他胸口,低声呢喃一句:“对不起,太宰先……”


“听不进去哦。”不客气地打断他。

芥川泡在澡盆里,抱着双膝不发一言,实际上他也没有说话的力气,太宰先生找到他时他正站在路边呕吐,吐得满地都是,雨声像水一样流进他的耳道,轰鸣得他脑袋难受,他的呼吸还算正常,只是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吐着气。太宰治把洗发液揉开,均匀地涂在他湿漉漉的脑袋上,揉出泡沫,再冲掉。芥川后背靠着澡盆睡着了。


这种程度都能睡着。太宰打开花洒,把水温调到最冷,照着芥川的脸喷了一下。

“嗯!”他的小笨蛋果然人一激灵,猛地睁大了眼睛,发现是太宰的捉弄,他皱皱眉头,又变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太宰先生……请不要戏弄在下……”


旅馆里熄了灯,窗外雨滴敲打不绝,降水看起来还要持续好一阵。

太宰躺到床上才觉出自己疲累,他卧在自己那一边,背对着芥川,他的烟连卷带盒都湿透烂掉了,临窗的地板是幽微的暗蓝色,他眨眨眼睛,刚要睡去,后背忽然贴上来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太宰转过身,刚刚躺定,腰就被一只纤细的胳膊揽住了。芥川扎进他怀里,他情不自禁拥住这具纤细雪白的身躯。他太瘦了,太宰甚至怀疑他微凉光滑的皮肤下面只有一副轻轻的骨骼。


“晚安,先生。”

“嗯。”他轻轻应着,理整齐芥川的刘海,低头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晚安。”


END


我终于考完了!

好久没写野狗同人了,文笔生疏了,今天写个小酌复建一下。




评论(6)

热度(125)